【奇迹暖暖/奥弗】相知

【奇迹暖暖/奥弗】相知
By玖轩
鸡血产物,其实只是几个脑内浮现片段的串联,我甚至不能确定我顺序放置的是否正确_(:зゝ∠)_
私设如山,脑补过度,文艺小言风,ooc预警

翠绿的瞳孔放大涣散开来。
“你是……”
不可控制的,连呼吸都变得颤抖。
“……弗里恩”
左手下意识攥紧弗里恩礼赠的伞柄,从来没有觉得那无机质的金属是这么冰凉,冷得全身血液都冻透凝固了。
这曾是他最后救赎的浮萍,是如今刺进心头的一击致命。
随着枪声绽出靡丽的血花。
白发狙击手拎起查尔斯身边的箱子回过头来,没有再举枪指着任何人。他再次沉默地打量了奥兰多片刻,“你认错人了。”下意识歪头扁了扁嘴。
多么讽刺啊。奥兰多想。
明明刚刚毫不犹豫精准冷酷地射杀了一个令人尊敬的长者,此刻抿住下唇露出茫然困惑的表情,却可以看起来显得那么委屈无辜。让奥兰多想伸手抚平那紧锁的眉。
那人消失在晓光初起的晨雾里,如同鬼魅的幻影。
“但愿是我认错了吧……”这样的话语,不管是安慰同伴还是说服自己,都同样苍白无力。

昨夜在图书馆翻找资料入迷,错过了门禁时间,便索性畅读了一个通宵。
踩着露水小心推开房门,在玄关摸着半黑换下鞋子,为不打扰尚在沉眠中的舍友而放轻脚步。
耳后有风,奥兰多躬身跨步意图闪避可能的攻击,硬而冰冷的物体却更快一步抵上了他的脑侧。
“阁下这是要干什么?”奥兰多略去问对方是谁的步骤直奔主题。弗里恩他怎么样了?
回答他的只有近乎实质的冰冷杀气。
“请允许我提醒阁下,无论你想干什么,在军校里动枪都是不明智的。”
“砰——”
最后戳到他太阳穴的是一朵娇艳的玫瑰。
“哈,吓你一跳吧。”掀开兜帽,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带着小小的狡黠。
灰黑色的枪管上暗花雕文闪着金属光泽,比一般手枪更长的枪管设计却不是为了增加射速威力,只是为了恰到好处包裹主根茎绽放出更完美的花朵。
奥兰多抬手揉了揉因为熬夜而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我说,什么时候你才能用聪明才智搞点儿更实用的发明?”
“我这五代玫瑰打火枪很实用的好吗,居家旅行情侣必备。”
“浪漫过头的天才。”奥兰多一针见血地评价。
    “理想主义的疯子!”弗里恩扁扁嘴,毫不犹豫咬牙回击道。
很多年后,奥兰多还能记起这天清早,晨曦第一缕微光透过窗棱照在弗里恩枪口盛放的黑玫瑰上,像极了一个黑漆漆的预言,又仿佛绝望的,灵犀点光。

“也许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那次重逢的话别,突然不合时宜又响在耳畔。
再见面,却仍是交锋对立,枪炮相向。
谁说白首相知犹按剑。
    他和他,连相知都缥缈得恍如隔世,更何谈什么白首。
这一剑,当真是按得理所当然。
奥兰多捂着洞穿的右臂,苦笑起来。

名将自古如美人,人间不许见白头。
“写这句词的云端人,一定没见过像我这么英俊的将军,白发的。”前座的人不安分地用单脚晃着椅子前后交替悬空,在教授背对学生写板书的间隙故作“偷偷摸摸”地转过头来小声说。
他修长的指节点着自家书页上难得重点般圈出的句子,得意洋洋摇着那头白得发银银得发亮的毛发,颇有些炫耀的味道。
“好好听课吧,”奥兰多用手中的笔背戳了戳对方的肩膀,“未来的诗人将军。”着重在“未来”两个字上咬了重音,语气里却充满无奈的骄纵。

“要一起守护苹果联邦啊。如果是你的话……相信一定可以……”
嗯。我们说好了。
所以。
哪怕要与现在的你为敌。
为了曾经相知的你。
以我之躯,魂为利剑,身为坚盾,至死方休。
再不迟疑。

End

热度 22
时间 2017.03.22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