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湮火重宁 3

晓首领土X叛忍晓卡,带卡夫夫统一忍界的故事

私设如山,必有bug,强行解释。努力不ooc

 设定接 【带卡】重明

详细设定:传送门 (会不断补充更新或推翻)

可以当番外的小甜饼:【吐槽】n角恋没有脸

1  2

==============================================

Chapter3所见之界

这个围绕赏金黑市形成的聚集点呈现出一种畸形的繁华,商铺杂芜林立,往来人潮如织,却张张冷漠而警惕的面孔,像有无数森沉的鬼魅躲在转角漆黑的阴影里。

鼬走在台阶上,他步履极轻,但因为周围的空旷和太过安静,反而能听见脚步幽盈的回声“嗒——”、“嗒——”。

卡卡西走在鼬的前面。

他总是走在鼬的前面,仿佛放心信任把后背交托给鼬似的。

抢劫雷之国贵族的时候,走在鼬的前面。卡卡西挥舞着那把仿制“白牙”的短刀——原本的白牙很多年前就在任务中毁掉了——仿佛一道银色的闪电,所过之处,轻易斩杀面前的一切。鼬的火遁只发挥了毁尸灭迹的作用。

炸毁土之国大桥的时候,走在鼬的前面。几个眨眼的功夫,卡卡西背影消失。再出现,鼬远远眺望见河面上冲天而起的火光。这是源于他写轮眼赋予的能力,一种虚化和转移的空间忍术。在战场上移植宇智波家的写轮眼还能活下来并开到万花筒的人。旗木卡卡西大概是被诅咒的天才或者天生的疯子。或者他两者皆是。

又好像兢兢业业引领后辈的前辈一样。

鼬自己常被评价为忍界天才、少年老成、心思莫测。但他觉得卡卡西在这方面犹有过之。卡卡西似乎像一张透明的白纸把什么都摊开给你看,却又如同冰山把一切真实淹没在水面之下,严丝合缝无迹可寻。

冗长的台阶渐渐走到尽头,漆红立柱的高大鸟居,宽阔无比的中庭,楼阁缦回的宫殿群金色的庑顶反射着太阳纯粹的光芒,整个神社看起来沐浴着光辉的圣宁。

它明亮的石灯笼里烧燃着不熄的尸油,在中殿,献礼的不是币帛而是封印尸体的卷轴,然后就可以领到对应的赏金。这个神社,就是赏金黑市的中心建筑,也是聚集点赖以存在的原因——与任何神圣纯洁都毫无关系。

“你在这里等我。”在第一道鸟居下面,卡卡西说。

“好。”

 

日正当午,天穹如同一块巨大的苍青色水晶般澈明,偶尔有白色的云絮聚拢成各式的形状又很快被风吹散。三两只赤眸八咫乌停栖在鸟居斜翘的飞檐上,抖落下墨色的羽毛。

一个穿灰斗篷的武士提着黑匣子小跑进了神社,那浓郁得血腥味让鼬皱了皱眉头,里面装得大概是哪个倒霉上悬赏榜的人头。

某个时刻,鼬回过头,正对上从神社走出来的卡卡西,斗笠、面罩和护额重层包裹下仅露出的右眼里,不出所料平静得看不出任何情绪。

“做完这笔你可以休息一阵了。”卡卡西说。

十步。

“怎么突然……”

五步。

“……‘休假’了。”

骨头碎裂血肉洞穿的模糊声响。

鼬的身体“砰”一声倒飞出去,后背炸开一蓬靡丽的血花,在青石的台阶上翻滚摩擦着,头朝下坠落到十几米外,一动不动了。

站在台阶上面的“卡卡西”,他伸出的拳头已经变成几条蜿蜒盘绕的大蛇,它们瞪着姜黄色的竖瞳诡异地扭动着,发出“嘶嘶”的声音,密密麻麻的白色鳞片,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目的银芒。

“我期待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随着他一步步走向鼬,“卡卡西”的容貌消退而去,恢复成大蛇丸的样子。他苍白的脸上,此时此刻显露出一种扭曲的快意来,“和我成为一体吧!鼬。”

“哎……”天地间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原本喧嚣沸腾的空气霎时间寂灭得安静。“我等这一天,也很久了,大蛇丸。”

笑容僵硬在脸上,在他几步之外,“鼬”的尸体,仿佛烈日下消融的冰雪一般不见了。

 

“料事如神啊,卡卡西。”神社空旷的金顶上,突然浮出一个戴白色面具的脑袋。

“大蛇丸胃口太大,晓不能再留他了。”卡卡西站在那个突兀的头旁边。他了解大蛇丸,也了解鼬。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果。

“大蛇丸不会留下的。”

卡卡西侧脸去看语气笃定的人。这个一张纸团就能骗到,在教室里爱打瞌睡的带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着算无遗策的呢?

 

两人一狗在旷野间高速奔跑,大雨打在他们灰色的兜帽上,像一场淋漓酣畅的哭泣。

“就在前面。”雨水让浑身的毛都湿透了,它们黏成一团乱贴在身上,寒气就顺着毛孔钻进骨头里,“我闻到血腥味儿了。”帕克要跟他的主人商量商量,他讨厌在雨天出任务!

 

小南的眼泪在眼眶边缘滚动,愤怒混合着绝望的悲痛,让她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弥彦……长门……”水痕斑驳奔流在她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站在她背后的半藏已经放松了对她的挟持,大笑声回荡在三面环山的狭小盆地里,志得意满的张狂。

弥彦双手环抱着长门,仿佛一个极尽温柔的拥抱。他灰棕色的瞳孔里散发着守护的柔软光芒,脸上露出愿望达成般的微笑。

长门手中的苦无刺破了弥彦的心脉,鲜血从他的身体里面流出来,淌在地上形成一汪小小的湖泊。

粘稠的血浆堵塞着弥彦的喉咙,使他的声音沉闷而模糊。“你和小南,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啊。”

“多么美丽的眼睛”团藏在面具下兴奋地舔了舔干涩的唇角,“让人着迷的力量。”他命令手下向痴怔呆立的长门进攻,自己也从山崖上飞速扑向长门。

一阵烟尘弥漫,接着就看见团藏以比扑下去更快地速度,被拍飞嵌进崖壁里。

整个大地都在剧烈地摇晃,有什么怪物正在迅速膨胀,呼之欲出。天地间都是巨大的轰鸣声,一只橡木色的巨手从土地里掀了出来,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

仿佛万籁皆寂的无色世界里,最后一句来自弥彦的模糊声音是,“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

“你们,全都,该死啊——”

在魔像巨大的阴影下,不知何时被长门护在身后的小南,抱着弥彦已经冷去的身体,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也一并冻僵了。

 

“你早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是不是?”那些记忆的旧画面在卡卡西脑海深处翻滚涌动,和面前崖坡下面的一幕重叠在一起,“为了利用晓。”

带土的脸上血色一点点褪去,他失神地踉跄后退着,“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来晚了…我又来晚了……”

又?为什么是又?我还在哪儿……

一瞬间许多遥远又模糊的画面疯狂生硬地想要挤进他的大脑,仿佛头部受到重击疼痛而眩晕。在混乱晃动的色块阴影里勉力抓住几个片段,谁迎面撞上谁的拳头,谁洞穿了谁的胸口,谁露出了释然的微笑,而谁又和谁一起,流下混合着鲜血的滚烫泪水来。悲痛仿佛一条绝望的大河,呼啸着将人淹没。他双手抱着头,仿佛足够用力就可以看得更清楚,却只能因为巨大痛苦的冲击发出意味不明的短促嘶吼。

“带土你怎么了?带土?!”卡卡西扶住似乎随时要倒下的带土,胸腔里涌动的愤懑迅速被极度的担忧取代,他拉起护额露出写轮眼,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确认带土的呼吸渐渐平复,卡卡西松开手。“刚刚,怎么回事?”视线依然锁定在带土身上。

“可能是木遁细胞的排异反应突然发作了。”带土神色复杂地说。他刚才应该是看见了一些什么,但是他现在完全都想不起来了,只剩下那些歇斯底里的悲痛欲绝还牢牢盘踞在心底,挥之不去。“不要紧,现在没事了。”看卡卡西满眼不信的神色,又补充说。

于是被搁置的情绪又浮了上来,“看看这一幕,难道你还认为所谓‘和平’的月之眼计划是正确的吗?”

“我不怕战争,也不畏惧流血和牺牲。”带土沉思了一会儿说,“可是卡卡西,你看,弱者的声音呼而无闻寂寂随风,强者如你我也不过挣扎求生,险些无法保全珍爱之人的性命,更不要说使他们免于忧患平安喜乐。”他的神情,逐渐呈现出一种庄严的肃穆,“我曾以为当上火影是解决一切的办法,能让孩子们都有父母陪伴的快乐童年,”似乎有什么旧忆剪影浮现于眼前,带土停顿了一下,“英雄们勿需冰冷成石碑上僵硬的名字,未亡人不必在坟墓前徒劳地哭泣。然而直到离开木叶,眼见更广阔的世界,我才明白,成为火影不意味木叶安宁,木叶安稳也不代表忍界和平。于是代代年年大名们高高在上颐指气使,贵族们声色犬马歌舞升平,而忍者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人亡、家破、子散、妻离,或疾残而退郁寥终老,或埋尸荒野削骨为泥。我不知道斑的月之眼究竟是不是对的,也许它荒谬了吧。但我已经清楚知道,这样悲剧轮回人人痛苦的世界是错误的!在这错误的世界里,遵循着错误的规则,所以用再多牺牲也换不来理想的幸福。”

随着带土的话语,卡卡西眼神中爆发出巨大的光彩,震惊、安心、喜悦和骄傲,他不由自主放轻了声音:“那你准备怎么办呢?”

“…这个…其实…还没想好……但是我努力想,…肯定会想明白的,下次,将来,会越来越清楚的。”刚刚还义正辞严气势惊人侃侃而谈的带土却忽然在卡卡西的目光下紧张起来,他无措地捏着衣角,磕磕巴巴涨红了脸,“我一定能找到正确方法的,而且还有卡卡西。你虽然是个笨蛋上忍,但我承认你还是比大部分人聪明那么一点儿的。”说着说着又不知想到什么,得意起来,伸手比了个两指宽的缝隙,象征那“一点点”。“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和我一起。”微微停顿,“对吧?”这一刻,带土望进卡卡西的眼睛里,小心翼翼但深信不疑,带点儿小得意,又有点儿小狡黠。忽然就又像曾经阳光下的少年了,正直、善良、勇敢、热忱,阳光又容易害羞,可能有点儿笨拙,但是笨拙得很可爱。什么像?那分明就是他的少年,他的带土,他的英雄——直坚定着梦想蹈棘前行,他身无瑕垢,心如澄镜。

“如果放你一个人,还不知道会把世界折腾成什么样呢。”丢出一个挑衅的神色,“爱哭鬼忍者。”面罩下却勾着嘴角愉悦笑起来。

纵然暂时看不真切未来也没什么关系,借着同一双眼睛,看向同样的方向,就绝不会再惘然迷失。

 

 

 

 

*一不小心就让带土话唠嘴炮了,但是想想嘴遁毕竟是火影第一忍术。就让堍卡交流一下彼此通晓心意好了。(ps:我觉得火影有些悲剧完全是沟通不到位引起的啊)

*求小伙伴和我讨论卡卡和堍堍的性格啊,一个人闭门造车总觉着写着写着就飞了。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那些日更万字还文力过人的太太。我知道自己更新频率低还文柴语死早_(:зゝ∠)_但还是想努力把自己热爱的人物和热爱的故事呈现出来。给所有看文的小天使们比心~请继续用红心蓝手和评论投喂我吧(。・∀・)ノ另外欢迎捉虫么么哒!゙

=============================================

看到有小伙伴说看懵了我就补充一下:

在卡卡西叛村后不久。

这个时候团藏觊觎卡卡西写轮眼不成,又在长老会遭到四火的打压,正好也是弥彦的晓声名鹊起的阶段,听说了轮回眼的事,就抱着试探的心态联合了山椒鱼半藏。造成弥彦死亡。带土和卡卡西本来没想让弥彦死来着,所以他俩收到消息就赶去想救人。



评论(20)
热度(91)
  1. Joyday爱笑爱生活玟桥玖轩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