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听说我死了十八年 2

雾隐三尾事件死了卡卡西的报社堍X四战胜利线穿来的六火卡


七班指导上忍琳


脑洞   1


文笔跟不上脑子系列


=================================================


2 演技帝和艺术家


漫无边际的浓雾弥散在湖面,将整片天地渲染得一片混沌,周围起伏的山岭上拔地而起的棵棵巨大松木仿佛无数个沉默的稻草人,若隐若现在阴气沉沉的昏雾里。


“啊——啊呀——”


“啊——啊呀——”


浓雾里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穿透的声音,一声一声,越来越高亢尖锐。这声音初听起来仿佛海妖迷航的歌谣,迷幻、痴癫,但是听久了,就透出一种毛骨悚然的瘆人,混合着剧烈痛苦和执迷的决绝。


巨大的能量甚至形成肉眼可见的蓝色光柱,冲天而起,气流像裁剪布匹般哗哗搅动着天边低垂的云雾。


树叶交错,空无一物的枝头,仿佛突然被劈开一样,气流涡旋转着,不断扩大,浮动出一个戴着面具的身影。树下三个装扮各异奇形怪状的忍者毫无所觉般疾驰而过。


“这下会如何发展下去呢?”阿飞抄着手,望向庞大能量交汇的中心,歪了歪头,好像很苦恼的样子。


卡卡西视线胶着落在他支棱的短发、玄色的晓袍和根本看不见脸的面具上。


这描述听起来好痴汉。但卡卡西完全不在乎。过去匆匆几次见面,不是忙着大打出手便是互相嘴炮,没什么机会给卡卡西这样仔细观察带土。这是他错过的十八年,和他永远错过的带土。


经过几天的生活,卡卡西也渐渐摸索出一些线索。姑且假定他现在以“灵魂”形态寄居在戒指里,之前无法自主行动可能是因为衰弱。证据是他现在很容易疲乏常常无知无觉睡着,而通过这几天的安分休养,他已经能“飘”出一定范围活动。——自己还能有手有脚而不是彻底变成戒指什么的真是太好了。


带土现在化名阿飞的行动搭档是迪达拉,那个上辈子自己第一次开神威的对手,可惜使用不够熟练,最后让他逃走了。


在半梦半醒间听带土和迪达拉吵架、拌嘴、和好、吃丸子、再吵架。迪达拉是个一点就着的炮仗性子,和他嘴里念叨的爆炸艺术一样,带土偏偏喜欢嘴欠撩拨对方,难怪迪达拉整天被他气得七窍生烟。


卡卡西明白,在带土的内心,还以某种形式渴望着羁绊。否则他大可安安稳稳待在幕后,不必在面具之下夸张扮演“阿飞”,这个旁人眼中拙劣甚至可笑的晓的新人。


他仍旧渴望在这个口口声声令他痛苦煎熬沉沦的地狱之界里获得填平心内虚空的记忆、经历,哪怕短暂,哪怕痴癫迷幻,他还想抓住一些什么。可惜指间沙,握不住,攥到越紧流失越快,镜花水月。所以他最终依然会强烈否定这些,并更加强烈地被痛苦与绝望撕扯。


越贴近了解,就越替带土感到难过。他的带土,本该成为备受尊敬火影,众人仰望的阳光下的英雄,而不是藏在鬼魅暗影里,靠虚妄梦幻麻醉自己。


空气里一阵无声的爆炸,巨大查克拉碰撞的涟漪无形扩散开来,刀削般压迫着每一个人的感知神经。


“难道说那孩子在操纵三尾吗?”带土倒吊着跳下树,“要赶快去告诉迪达拉前辈才行啊!”一溜烟儿跑远了。


看起来这次是见不到鸣人和这个世界的自己了。卡卡西想。还清楚记得,这次任务木叶有惊无险和棋差一招,与大蛇丸手下的交锋,最后把三尾白白便宜了晓。


一尾、三尾。


事态只会越来越严重。即使是困于戒指的自己,也要抓紧想出,解救带土,阻止这一切悲剧重复上演的办法才行啊!


===============================================


总觉得写着写着就话唠了,然后一话唠就跑题。这样下去会没人喜欢了吧_(:зゝ∠)_。放心卡卡西不会一直是戒指的。我还计划让卡卡西救鼬神呢。


欢迎捉虫(错别字或bug),请用红心蓝手和评论淹没我(。・∀・)ノ゙,都是我更文的动力啊!





热度 87
时间 2017.02.15
评论(1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