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湮火重宁 2

元宵节和情人节快乐!

=======

晓首领土X叛忍晓卡,带卡夫夫统一忍界的故事

私设如山,必有bug,强行解释。努力不ooc

 设定接 【带卡】重明

详细设定:传送门 (会不断补充更新或推翻)

可以当番外的小甜饼:【吐槽】n角恋没有脸

1

=================================================

Chapter2 蛰隐新始

他现在站在一个盆地似的巨大洞穴内部,头顶遥远的地方,是一个邪诡的雕像,头顶两排密麻肉瘤疙瘩,背后伸出十根像枯木枝条又如同章鱼触手的粗壮柱体,长长直垂到地面上。

“终于来了个纯粹的宇智波。”像在念华丽的咏叹调,尾音明显愉悦得上扬,“鼬。”从石雕触手的阴影里走出。

大蛇丸!又一个木叶出身的S级叛忍。鼬能想象晓的其他成员都是些怎样可怕的怪物了。被他注视的感觉很不舒服,仿佛毒蛇盯上食物一般那种纯然的恶意,冰冷带着黏腻。鼬皱皱眉准备说点儿什么。

“大蛇丸,你有什么话可以留到以后再说。”旁边从他们进了山洞就一直在整理袍子的卡卡西突然开了口,他貌似随意地走了两步,拂去袍角并不存在的灰尘,却恰好挡住了大蛇丸的视线。“我现在要带鼬去见佩恩。”

同卡卡西对视了一会儿,大蛇丸随后意味不明地说:“我很期待。”卷起舌尖舔过下唇。“嘶”鼬几乎要听见毒蛇吐信的声音了。

出乎鼬的意料,晓的“首领”佩恩(没听说过,估计是假名)是一个看起来年轻得过分的忍者。他双眼呈现的特殊形状,鼬虽然从未见过但也感知得到那是种不输于写轮眼的强大瞳术。

“晓的目标是忍者世界的真正和平。”

就算鼬再怎么做心里准备也想不到佩恩见面后的第一句话会说这个——作为一个鬼鬼祟祟的叛忍组织说什么统治世界毁灭世界之类的也就算了,但你告诉我你们的最高目标是世界和平?!“好大的愿望!”鼬竭力克制住自己想说你开什么玩笑的冲动,因为佩恩、卡卡西和佩恩身后的女忍者都是一本正经严肃认真的凝重神情。

“将由晓代替五大国支配世界。”这句的画风就正常多了。“为此我们召集优秀的忍者,不管出身和来历。”简单地说你们招收各路叛忍。

“鼬,欢迎你加入晓。”在护额上刻下象征叛忍的划痕。“从今往后,你就是晓的鼬了。”接过小南递来的全套装备。

黑底红云纹长袍。银铃斗笠。以及代表身份的戒指。

朱。他的那一枚叫朱。

 


天已经完全亮了。

他们所处的地方是悬崖边突出的一块平坦岩石,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峡谷,缭绕着云雾。隔着遥远的距离,对面是同样拔地而起连绵起伏的巨大山脉。

晓的成员两两离开,等待分派任务或再次召集。

“卡卡西,你和鼬组成二人小队。”佩恩说。

本来慵懒得斜倚在一块巨石上的卡卡西闻言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才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跟我来吧。”

直到他们走出很远的距离,身后传来巨大的轰鸣声,鼬驻足回头,看见刚才耸立的平台和山洞崩塌消失在云雾里。

“你不会真以为那里是什么晓的基地或据点吧?”卡卡西径自向前走着,却好似脑后长了眼睛。

这句话怎么回答都是陷阱,鼬索性不答,想着自己的见闻。卡卡西也是个心思深沉难以猜度的人。鼬想。冷峻的,严肃的,懒散的。相识不到一天,已经在他面前展露了三种以上的面貌。

“晓平时是两人一组行动,管理宽松。随便接任务或做赏金,收入上缴六成。优先完成组织的任务,重大事件的时候会集会。”卡卡西也不介意鼬回不回答,随口介绍着行动规则,“你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鼬说,尽管他也好奇,想问你只留一个影分身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刚刚路走到一半卡卡西突然结印鼬还紧张了一下,结果对方熟练地用着影分身,真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不信任我?自视甚高对我不屑一顾?但想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大概都要和卡卡西搭档,还要搞好关系、打探情报或者拉拢对方分化晓,就收起那些容易产生嫌隙的主观念头。他和卡卡西毕竟同出木叶,之前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甚至在自己毁灭了一族的情况下,也许更容易获得卡卡西的好感。

两人分组其实也是为了互相监视吧。鼬继续想。那么话说回来,卡卡西这么轻易就把现成的把柄交给自己有什么用意?自己是否也能效仿,利用影分身在外活动?

“鼬可不要模仿我。”又被卡卡西猜中了心思。

“现在不行。”现在不可以,以后有可能?有趣。

墨色的八咫乌从空中盘旋而过,终于追丢了卡卡西的踪迹。

 


蜿蜒幽深的甬道,他擎着火把走在其中。快到尽头的时候,空寂的石壁上突然仿佛劈开了狭长的裂缝,细碎的气流扭曲成白色的漩涡,戴着斗笠的卡卡西降落在他的身后。

“久等了。”卡卡西两步追到与他并肩,“带土。”

“谁等你了?”他把面具推到头顶。

卡卡西笑而不语,也不戳穿惯常口是心非的带土。如果不是特意等他,带土这会儿怎么还会慢吞吞走在路上,估计正事都谈完几个来回了。

甬道尽头是一间宽敞干净的石室,门口站着一个相貌凶恶的青面雾隐忍者,朝经过的带土恭敬行了一礼,他背上那把一人多高的大刀仿佛活物般蠕动着。

卡卡西回了一个点头致意。

“你们来了。”坐在桌前的黑色短发青年侧过头来。

他看上去二十左右,月白色和服勾勒出瘦削的身材和挺拔的脊背,双眼缠绕着绷带似乎诉说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给你带了点儿东西,回头看看有没有合用的。”带土放着石凳不坐,径自跳上了桌子,把一个储物卷轴放在了青年面前。顿时一股血腥味在石室里弥漫开来。

青年摩挲着卷轴:“你这又是何苦?”

屋内却没人答他的话,卡卡西拿出之前在木叶买的那袋红豆糕,开始投喂起带土来。

青年似乎也意识到自己问了多余的话,苦笑着摇了摇头。“有劳。多谢。”然后问道:“你们见到他了?他现在怎么样?看起来好不好?”小心翼翼,满怀希冀。

卡卡西看着青年苍白面容上在问这句的时候焕发出来的光彩,想起那个把一切情绪收敛在冷峻面容下少年忍者,年轻有为、凶名赫赫、孤身一人、了无挂碍。他怎敢不好?他又如何能好?心有戚戚,具是恻隐:“他现在是独当一面难缠的厉害忍者。你放心。”

一时室内静默,只有带土咀嚼食物的声音。

“来说正事吧。”他咽下最后一口红豆糕,敲了敲桌子。“水之国情形如何了?什么时候能开始施行咱们的新政?”

=================================================

*在我的印象里轮回眼极其稀有而且特殊,所以一般人其实应该根本不知道有这种瞳术?更不要说认识?所以设定鼬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佩恩的轮回眼。

*一个也许没用的小时间轴设定:

    桔梗山战役——大蛇丸叛逃——神无毗桥——水门当上四代火影——卡卡西加入暗部——琳·三尾事件

欢迎捉虫(错别字或bug),请用红心蓝手和评论淹没我(。・∀・)ノ゙,都是我更文的动力啊!




热度 96
时间 2017.02.12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