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听说我死了十八年 1 by玖轩

雾隐三尾事件死了卡卡西的报社堍X四战胜利线穿来的六火卡

七班指导上忍琳

脑洞 

文笔跟不上脑子系列

================================================

1 错误的睁眼方式

好像听见小樱的声音?真是的,说过不用特意来叫我,对自己的老师这么没信心?都是当上火影的人了,怎么可能还会迟到。

卡卡西睁开眼。

小樱以护卫之姿挡在谁的面前,一具全身插满利刃的破烂傀儡挥刀捅穿她的肋下。

噩梦?幻术?敌袭?谁的恶作剧?一瞬间数十种念头奔闪而过,卡卡西掐了解印就要出手。

等等,手呢?为什么感觉不到我的手?

卡卡西心神一惊,他发现自己不仅感觉不到手,事实上他感知不到身体的任何部位。他低头想看看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却只瞧见布满碎石沟壑狼藉的土地和四散堆积的残尸断肢——没有身体。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太可能是敌袭。四战刚结束不久,五大国和各忍村都在和平和谐欣欣向荣的战后重建中,卡卡西也不认为有谁这么不长眼不走心作死到袭击鸣人和佐助都在的木叶的火影。

这不是幻术。虽然战后就失去写轮眼,但他好歹用了这么多年,又和宇智波家的人打了半生交道,对幻术的抗性和分辨能力还是有些自信的。再说,这世上难道还有比大筒木辉夜的月之眼更可怕的幻术吗?

也不像噩梦。

他的噩梦里通常是自杀的父亲,雷切洞穿的琳,还有数不清的带土。上课瞌睡的带土,训练迟到的带土,喊他“队长”的带土,打他一拳的带土,埋在岩石下的带土,微笑着说好久不见却将巨型手里剑刺进胸膛骂“你这个杀了琳的凶手”的风镜少年,又或者是扶老奶奶扶过马路的青年忍者,他的脸上半面狰狞半面俊美无俦。

对于自己大概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见识过辉夜的时空间手段的卡卡西表示虽很震惊但也能接受。不接受怎么办?又不是他喊一句送我回去就有六道接引,眼一闭再睁他还躺在旗木老宅的床上是准备起来上班的六代目火影。

“在死去之前,让我也做一件无聊的事情吧。”风里传来对话,“……草忍村的天地桥,十天后中午……”“……什么……?”“……和大蛇丸……”

听这段对话,配合所见场景,卡卡西确定自己如今身处小樱和千代对阵蝎的现场,然而他还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又或者是什么东西?他不准备冒然开口说话,谋定后动是他多年忍者生涯的信条之一。

卡卡西从白天等到黑夜,唯一变化是从悬空的视角变成了仰头望天的视角——通俗地讲他掉在了地上。大概是蝎某个傀儡的手臂。卡卡西看着崖壁上封印的傀儡尸体百无聊赖地想。已经试过了,完全不能动,说话也发不出声音。所以把他扔到这个世界究竟想干嘛?等某个打扫战场的傀儡师捡回去做新傀儡吗?!一截有思想的傀儡手臂,在四战快爆发的现在听起来好棒棒啊——鬼扯!就算是卡卡西的涵养他也想骂人了。

靠近的脚步声惊醒了卡卡西。我竟然睡着了?战后真的越来越迟钝了。卡卡西自嘲地苦笑。

顺着视线里的黑色袍角抬头往上看,一张熟悉的橙色漩涡面具映入眼中。

“找到啦!我找到了,绝先生。”

带土。

听他掐尖嗓子造作地说话,卡卡西却忽然有落泪的冲动。

他的朋友,他的死敌,他毕生的英雄与噩梦,最鲜血淋漓的爱恨。几度生死,情义难全,隔着泼天墨血仇谋,跨过千亿宙宇沌光,为此刻猝然重逢,所有苦难都黯然失色。

被带土小心地捡起来,“这样一来,我也能成为晓的一员吧。”他注视着自己这样说,“反正也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带土动了动手指,卡卡西就不由自主翻滚着升空再落下。

戒指!晓成员人手一个的,曾属于蝎的戒指!

卡卡西终于知道自己变成什么了。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带土伸出来接自己的手抓了个空,“身体”就不受控制地掉进了岩石缝隙里。

笨蛋!卡卡西幻灭快不能直视。

“蠢货。”他似乎听见绝也这么说。卡卡西真不想承认有一天他会和绝看法一致。

“请等一下啊绝先生”带土冲着绝的背影喊,“…应该…掉在这附近了。”

 =========================================================================================

 放飞的ooc剧场版:

各位读者大家好,我是木叶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我为自己带盐。每天,我都在旗木老宅的床上自然醒来,给琳和带土扫个墓再去火影楼上班。有时候我会在火影办公室醒来,给琳和带土扫个墓,然后继续上班。但在一个平凡的早晨,一件不平凡的事情发生了。我睁开眼,来到了小樱和千代大战赤砂之蝎的现场,没错,就是那个把自己做成傀儡的美少年(嘘……这句话千万不要让某人听见)。

一定是我的睁眼方式不对。

我闭眼。

再睁。

什么也没发生。

好吧,贼六道,你玩儿我!但是,经过四战成为六火的我无所畏惧,来吧,让暴风雨更猛烈。

经过深思熟虑和潜伏观察,我认为自己可能变成了傀儡手臂。一截有思想的傀儡手臂,你在四战中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上佳选择,买了你不吃亏,用了你不上当!

等待总是漫长而无聊的,于是我睡着了。直到被脚步声吵醒,看到一个让我又爱又恨的老熟人。阿飞AKA宇智波带土。那个逞了两天英雄却做了我一辈子噩梦的混蛋吊车尾爱哭鬼。

带土把我捡起来,我才肯定自己其实成了那枚写着“玉”字的戒指。

就在我大脑还处于又见到带土的半当机状态中的时候,我就被他抛着玩着滚进了岩石缝里。

笨蛋。就算学会精分成了boss这个吊车尾还是个笨蛋!

“蠢货。”我听见绝这么说。

混蛋!谁准你骂带土了?我家带土明明善良勇敢又聪明机智好伐!果然不管是哪个世界的绝都该死。

==============================================

一些啰嗦的写在结尾:

目前的计划是《湮火重宁》和这篇《听说我死了十八年》轮流更新。快开学要忙起来了,但我会努力争取每周都有更新。这两篇都是自己很想写的。以前确实开了很多坑欠了很多债。希望从这两篇开始能让自己坚持下来不坑。QAQ主要是填坑速度跟不上开脑洞的速度,我也很绝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