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湮火重宁 1 by玖轩

作死开新坑系列

晓首领土X叛忍晓卡,带卡夫夫统一忍界的故事

私设如山,必有bug,强行解释。努力不ooc

主带卡,含鸣佐、止鼬,柱斑扉泉等涉及。目标是在结尾达成五件套HE

长篇正剧,时间线长,跨度大,神展开狗血高能一锅炖。

 设定接 【带卡】重明

详细设定:传送门(会不断补充更新)

==================================================

Chapter1 夤夜未晓

少年疾步穿过庭院,踏上屋外的回廊。廊下风灯一路蜿蜒,在狂风中散乱摇曳,树影幢幢,为这座深埋了无数阴谋和血腥的大宅铺了一地苍凉。

他堪堪停在门外。

屋里亮着灯,把一切笼罩在温馨的暖橘色光晕里。

女子的轻声漫语隐约传来“晚上…族会…佐助……”,间或响起男人沉闷的“嗯”“啊”应和。

那无数此刻长眠于地下的灵魂终有一日会透过这片土地的干涸罅隙张牙舞爪地爬出,狰狞着望穿从繁华如锦到蔓草荒烟的虚无洞空。

过了一瞬又仿佛很久,夏夜里如巨大鼓点般的闷雷声从遥远的地方隐隐传来,漆黑如墨的乌云倒卷上来,翻涌滚动着遮蔽了月光。

少年猛然拉开门。

 

“佐助你放……鼬?”美琴听见门声开心地抬起头,“你不是去执行任务了吗?”那喜悦中就带了明显的疑惑。

宇智波富岳侧身望来,“你终于,还是选了这条路。”尽在掌握的语气,仿佛对大儿子在这样的夜晚执刀浴血返回家中全无惊讶。

 

某刻,天上的乌云被风撕出一个缺口,月光便代替早已打碎的灯盏照亮这狼藉的方寸。

“想不到…竟时至今日…我……”父亲眸光一点点黯淡下去,世上最后的遗言,在那张窥见沧桑的脸上,和着血沫凝固成乍悲还喜的复杂神色。

“富岳——”呼喊凄厉地戳着他的耳膜,一向温婉柔软的母亲也可以发出这样尖利的声音。

美琴小心翼翼捧起富岳的头,轻轻揽在自己膝上。“为什么?”她垂着头喑哑颤栗,泪水顺着她光洁的脸滑下、滴落。

苦无闪光,刀锋扬起,转瞬即逝。

“不管你要做什么……请放过……佐助……”她伏在富岳的身上,刀插入肩膀,苦无刺进胸膛,她很快僵寂无息,再也没有看鼬一眼。

再也没有。

母亲不是不爱她的儿子,不爱她的村子。他想起玖辛奈形容里那个少女时代纯真烂漫善良勇敢的宇智波美琴。她只是太爱太爱父亲了,于是终于在家族和岁月的驱迫下日复一日麻痹了自己。

鼬一直平稳握着刀的手突然剧烈颤抖起来,和呼吸一样急促起伏,万花筒的风车花纹,在眼眶中妖冶旋转着,这世上顶尖血继界限中最强的双眼,此刻却视线模糊连父母的样子都看不清楚。

“那些牺牲者的声音注定只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样的家族,我不知该怎样走下去。”温柔说这句话的止水,唇角还维持着上翘的弧度,残余的右眼里沉甸甸得盈满挣扎和绝望。

像涸辙里搁浅的游鱼徒劳濡着唾液,又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鼬慢慢均匀了呼吸,震颤的手和刀也逐渐趋回稳定。

抽刀。归鞘。

听见院子里,佐助跑来的声音。

 

和斑约定的汇合地点。空气中残留着极淡的血腥味儿。

粼粼波光摇晃着一叶竹筏,船尾端坐的黑衣人也随竹排摇摆。

“是谁?”右手按在刀柄上,左手捏了一把苦无,鼬警惕地注视着这个不明身份的背影。

他受到惊吓般猛地站了起来,忙乱转身却错估了所在的位置和船的晃动,险些一头栽进河里。他跳着脚摆正身体的平衡,扯了扯脸上的橙色漩涡状面具以确保它端正,同时还不忘与鼬搭话:“你一定就是木叶的鼬吧?斑大人让我在这里等你。”

“你是?”听他说出斑的名字,鼬稍微放缓了质问语气。

“在组织中大家都叫我阿飞。”阿飞一副欢快到夸张的语调,“虽然还只是个没多大能耐的见习生,但一直以晓的正式成员为目标而努力呢!”

“斑呢?”鼬顺理成章地问,也存着打探打探消息的心思。

“阿飞怎么会知道斑大人的行踪?”他困扰似的摇着头说,“我只负责接你去见首领。”

鼬反而对晓组织的水平放心了些。这个叫阿飞的虽然有点儿浮夸,但还是有脑子的。

“快上船吧!”阿飞催促道,“等等等等!不行!”

已经瞬身到船上的鼬看他冲着岸边挥手。“怎么?!”

“咳咳。斑大人问你东西搜集得怎么样。”他收回手来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如果不是又自言自语嘀咕着“差点儿忘了”,还挺像模像样的。

“你也不希望我族的眼睛,白白便宜了像团藏那样的渣滓吧。”他想起斑苍老又病态的声音和随着声音刺入骨髓的那种阴沉漠然。

“不劳费心。”鼬晃了晃手中的储物卷轴,“斑还有什么话吗?”朝阿飞投去腥红的一瞥,“你最好想清楚,一次说完。”

阿飞无视鼬明显的威胁,在狭小的竹船上踱步思索“我想想,我想想……啊,斑大人说,他不想被太多人知道他还活着,让我们不要在晓里面主动提他。”

合情合理。鼬确实不能想象如果被忍界知道,本该在终结谷之战死于千手柱间之手的宇智波斑还存活于是,会引起怎样的恐慌和动荡,即使以他此刻的心理素质,仍无法不感到身心具颤抖的战栗寒凉。

鼬终于松开一直按着刀柄的右手,“那就走吧。木叶的人随时可能追上来。”

“不能走,”阿飞摇头说,“阿飞还要等一个人。”

“谁?”还有人?会是谁?这个漫长的夜晚,鼬不想更多节外生枝,但从碰上阿飞开始,现实注定不能如他所愿了。

“是一个阿飞在晓里最喜欢的前辈~”

阿飞似乎很喜欢在说话时用第三人称称呼自己。见阿飞没有多谈的意思,鼬也不急着追问,反而开始闭目养神。不管斑、阿飞、要来的人甚至晓究竟打什么图谋,自身实力强大才是根本应对之策。代价已经支付,为这一族的荣耀、一村的安宁和我亲爱的弟弟,尸山血海白骨森累,在所不惜。鼬在所不惜。

“前辈来了。”阿飞欣喜地喊道。

什么?我没察知……鼬悚然一惊。

那一刻,就在他的身边,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一个头戴斗笠的身影突兀浮现,如同月光下河面雾气中浮动而出的幽灵。

一片树叶随之飘落在脚边,鼬才来得及汗毛炸竖,后跳同时一把手里剑脱手而出,无一例外全都穿了空,掉进河里溅起大大小小的水花。

时空间忍术?

“卡卡西前辈你来啦~”阿飞仿佛没看到鼬惨不忍睹的应激反应,自顾自热情地欢迎着卡卡西,“任务顺利吗?”

旗木卡卡西,成名始于第三次忍界大战,因在神无毗桥战役中获得独属于宇智波家族的写轮眼而遭到家族的排挤打压,后来叛出木叶成为威名显赫的S级叛忍。

鼬脑中飞速转过关于卡卡西的资料,想不到他也加入了晓,背靠宇智波斑这棵大树,难怪这些年木叶的追杀一次次无功而返。

稳住心神定睛看向卡卡西,他已经卸下斗笠拎在手里,笠檐下垂挂的银色铃铛却未发出一丝声响。

好精绝的控制!

象征木叶叛忍的划痕护额随意绑在头顶歪歪斜斜拉下来遮住左边眼睛,隔着黑色面罩看不到表情,仅余在外天青色的右眼未泄露分毫思绪。

“鼬。”卡卡西点头算做招呼,怡然在船头坐下,“嗯,顺利。”回答阿飞的询问。

“对了,两位还是同乡呢。多么令人感怀的重逢。”阿飞假装抹去根本不存在的眼泪,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根竹竿开始划船。

他确实听着卡卡西的天才事迹长大,族里至今夜前,还存在着杀人夺回写轮眼的死命令,但如果不是这次叛逃,对方大概连他的名字也不关心吧。

分明初见,又算哪门子重逢?

 

他们沿河而下,静默统治着行程。

“卡卡西去了木叶?”鼬终于忍不住问。他早就注意到,卡卡西另一只手里拿着的是木叶村头那家糕饼店专卖的红豆糕。

卡卡西轻描淡写地说:“我只是去和老师叙叙旧。”

 

听见暗部倒地的声音,波风水门立刻以护卫之姿蹿到桌前,苦无顺袖口滑入手中。

“爸爸?”鸣人停下碗筷还有点儿茫然,玖辛奈和来老师家吃饭的琳也纷纷进入备战状态。

门被推开,头戴斗笠的青年脚边倒着不知生死的暗部忍者,他背着一把短刀,穿着红黑两色的护甲,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弯下右眼的笑容。

野原琳极度恐惧般剧烈颤栗起来。

“老师,好久不见。”左边,在贯穿的疤痕中间,是一只血色的写轮眼。

“好久不见,卡卡西。”

似乎突然能听见远方隐约传来的呼救,大概是警备部的方向。水门从之前和鼬的谈话里有所了解,宇智波家族将遭遇一场屠杀。却料不到,今夜会与得意弟子猝然重逢。

“我早该想到。”我早该知道,你绝不会原谅那个家族曾经对你、对带土做的一切。时至今日,他们走向的末路,你参与其中,是否扮演了更多我所不知的角色。

“有些毒瘤,知道老师不忍下手,还是让弟子代劳吧。”

 

 

原来除了斑,晓还派了卡卡西拖住四代目。这样看,也许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后手,预谋已久安排周密。鼬沉思着。两边高耸的崖壁在前方渐渐收紧,终于连成一片,只露出一个阴森幽暗的洞穴,仿佛来自冥界的怪兽正准备择人吞噬一般。

很多年后,鼬还会回忆起这晚的场景,这一幕像极了一个漆黑的预言。

东方,天光乍亮。

==================================================

*根据TV675话,鼬是知道阿飞就是“斑”(带土)的,但本作由于剧情需要设定为不知道。

*堍和卡上线。然而那年的鼬神并不知道他干了好大一碗狗粮23333

*止鼬算提及吧,私心打上tag

求红心求评论,都是我更文的动力啊!(。・∀・)ノ゙请淹没我

Pps:《听说我死了十八年》那个脑洞等我再酝酿酝酿大纲会开始写正文的



热度 140
时间 2017.02.05
评论(20)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