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ue One/CassianXBodhi】五次菩提认为自己很怂,一次他没有

很多地方是凭记忆写的,肯定有bug各位看客轻拍┑( ̄Д  ̄)┍

lo主本人不黑原作任何角色,尽量不ooc

觉得自己的腿肉一点儿也不好吃_(:зゝ∠)_

就算有ao3和汤上的各种太太还是觉得自己萌这对cp快要饿死了o(╯□╰)o

===============================================

五次菩提认为自己很怂,一次他没有

By玖轩

1.

 关在杰达牢里的那些日子,Bodhi的记忆很有些颠倒混乱,不甚分明。

被翻滚搅拌过的脑子、缠在身上的黏腻触手,那些感觉还残留在身体里挥之不去,疼痛到扭曲。

“飞行员。Saw Gerrera 。Galen。……”他嘀咕着这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记得,为什么不管不顾地抛下一切逃出来,为什么换来结局如此,为什么还没有彻底疯掉。

旁边的空牢房似乎新关进三个人,打破了他颠三倒四的平静。

他不该轻信。Bodhi摩挲着袖脚。也许对方是帝国派来套话的间谍,又或者,自己疯狂混乱的脑子臆想出的幻觉。

但隔着牢窗狭窄的栅栏,那端的人看起来真实得过分,带着一股迎面扑来的血腥硝火的气息,不怒而威。

“我是义军同盟的上尉Cassian Andor。你是不是叛逃的帝国飞行员?给你情报的人是不是Galen Erso?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问得很快,语气焦躁而急切,近在咫尺的距离,他选择用力紧攥栅栏杆到青筋突起而非掐住Bodhi的胳膊甚至脖子。还克制着不想表现得暴力。

“伊杜。”Bodhi无形颤抖了一下。帝国也好,义军也好,疯也好,死也好。他受够了一切,却连求死的勇气都没有,难怪烂在牢底也求不得生路。

2.

直到Cassian和义军同盟汇报完。Bodhi还沉在劫后余生的惊魂未定中。

眼看杰达的覆灭,他似乎才终于深深有兔死狐悲的真实感,似乎才终于找到证据告诉自己叛逃的一切代价都有意义。

他们爆发了小规模争吵,Cassian提高了音量:“你要说服的不是我。不然你问问他们信不信你?”然后和Jyn同时转过头来。

信仰原力的Chirrut虽然双目失明却自有一套判断标准,一直都是相信Jyn的。Baze从来不掩饰他坚定地和Chirrut一伙儿。

“我也相信她。”Bodhi小心翼翼地表示,看见Cassian更加阴沉了脸色。

 

一段平静的航行,沉默统治着船舱。

Jyn歪在座椅里极不安稳地睡着。Chirrut看不出是否清醒,Baze坐在他的外侧,抱着枪闭目养神也没放松戒备的姿态。

Bodhi悄悄站起来,猫着腰蹑手蹑脚超Cassian挪动,这迅速引起了Cassian的警觉,“谁?!”他从副驾上猛地旋回身来,手指已经按在腰间的枪上。

“别开枪。”他条件反射地双手举过头顶,随后讪讪放下手,尴尬地移开视线。

“Bodhi,”Cassian稍微松了口气,“有什么事吗?”还是很严厉的语气。

“我……”就是觉得该说声谢谢,“没事就老实歇着,”Cassian瞪着眼打断了他,“到了伊杜好好指路。”

Bodhi感到自己被Cassian凌厉的眼风扫过。

那种杀过很多人的眼神。

他只在一些帝国贵族的亲卫兵身上见过。

即使看起来再怎么清俊朗正,也掩藏不了的沉郁气场。

于是那声谢谢像鱼刺梗在咽喉,即使咽不下也再吐不出。

3.

混沌的狂风裁剪着布匹般浓厚的乌云,在空旷的天地间吹出一阵又一阵仓皇凄厉的声响。

Bodhi徒劳地抻手拽着雨披的帽子,在劈面纷乱的暴风雨里睁大眼一脚深一脚浅踩在泥泞布满碎石的路上,躬身追着Cassian模糊的背影。脚边不远处炸开一道闪电,Bodhi惊得差点儿跳起来,踉跄几步堪堪撞上一堵人墙。

“怎么了?”Bodhi去揉被撞的有些酸痛的鼻子,却只糊了自己满脸雨水,更多的风和水顺着胶衣的缝隙往身体里钻去。

“前面带路。”

Bodhi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Cassian其实是不认路的。“这边。”引Cassian往山坡上走去。

“这里。”

可以清晰看到对面修建在峭壁边上的巨大实验基地和防御工事。探照灯尽职尽责的运转着,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看看,Galen在不在里面。”Cassian举着远望镜看了一下,把镜子塞进Bodhi手里不由分说将他扯到身前。

Cassian核对了Bodhi指认的目标,扭头看见一架帝国飞船直冲着他们驶来,一把捞过Bodhi扣住、卧倒。

船从他们头上轰轰飞过。

Cassian站起身向后推了Bodhi两步,命令道:“你到山下去,想办法看能不能弄到一艘帝国货船逃走用。”总算还递给他一把枪,没让他赤手空拳去对付帝国士兵。

Cassian拿出下飞船后一直挂在怀里护着的狙击枪,打开了保险。

一直盘旋在心里的不详预感终于有了应验,“那你干什么?”

“嗯?”Cassian凌厉地瞪着他。

“不是说好,只是来看看吗?”Bodhi被这种眼神扫到,腿肚子都直打哆嗦,还是强撑着牙齿打颤说了一句。

“I'm here!I'm looking!”Cassian态度强硬,语气凶狠,“你快点儿去找船!”

4.

“所以根本没什么营救计划,你就是去杀我父亲的?!”Jyn的头发还在滴水,脸色难看得惨白。

“你该知道我没有开枪。我违背了一个直接的命令。”Cassian阴沉如冰的面色也不能说好到哪里去。对Jyn的诘问,他答的平静。

又一次大难不死死里逃生,却无人有心情庆幸。

“命令?!你明知道那是错的!你不要为自己该死的冷血找借口了!”

“那你又懂什么了?!你又不是这里唯一失去一切的人!”

Bodhi觉得Cassian大概已经出离愤怒,但还是没办法从那张脸上分辨出太多情绪。

在这个暴风雨的夜里,和阔别多年的父亲重逢又骤然失去,Jyn已经有点儿歇斯底里:“你不是和他一起去的吗?他要杀我父亲的时候,你也是这么无动于衷吗?!”她把矛头转向了Bodhi。

Bodhi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

我没有无动于衷。他试图辩解。

又认为Jyn没说错什么。他确实没有据理力争到底。他连滚带爬地下了山。就像他一直以来做的那样。看透了,最多也只敢发一句声音。头埋在沙子里,就可以假装心安理得的鸵鸟心情。

他撇过头去,仿佛聚精会神盯着那些熟悉的、赖以生存的仪表盘。

5.

Cassian独坐在角落。他安安静静做着枪的养护,温柔,精细,一丝不苟。

再过几分钟,他们就会进入斯卡里夫的领空。

Bodhi忽然离开驾驶席向自己挪动。他猫着腰、踮着脚,仿佛这样就可以不引人注目似的。

他似乎一直都是这样小心翼翼的?

“Cassian。”Bodhi轻声叫他,怕惊扰什么的语气。

“怎么?”Cassian配合做出刚发现他的样子。

Bodhi于是自顾自坐在他面前的地板上。

“快到斯卡里夫了。”Bodhi说,又像喃喃自语。

走到这一步,他仍不能确定是什么在驱使自己。不像Galen、Cassian或者Jyn,他们或信仰坚定或目标清晰。

“所以有什么事吗?”Cassian也惊讶于自己的耐心。

在Cassian的注视下,那自从叛逃帝国后就日夜潜伏在身体心底里的脆弱恐惧,在这一刻争先恐后的冒出头来。

“我其实有点儿害怕……”大概让人失望了,“……还不想死。”

他看不见,自己牢牢望向Cassian的双眼清晰倒映着Cassian的脸,仿佛闪烁着一整个世界的星辰,混合着一种天真的仰赖希冀。

Cassian叹了口气,丢开毡布,把一直在擦的枪别进枪套里。

他举手放在Bodhi头的两侧,做了一个虚笼的动作。

从六岁拿枪走上战场,命运似乎从未给他太多选择余地,生存也来不及惶恐。但不代表,他不能体会Bodhi此时的心情。

任务需要的时候,Cassian可以变得十分巧言令色。

“希望。专注。坚持。”但这一刻,他只能如此拙劣地安慰着,“你不是一个人。”

0.

Bodhi连上了通讯。

战斗早已至白热化的阶段,不断有战友倒下再无声息,鲜血和残肢像子弹一样乱飞。所谓最后的退路,似乎也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无声得很嘲讽。

炸弹落在船舱里。

Bodhi却露出一个如释重负般的微笑。

“Cassian,”通讯频道里只有夹杂着电流杂音的微弱喘息作为回应。他不知道那人正在做怎样的奋斗,是否也处于命悬一线的紧急关头。他也不在乎,有多少人会听到。他这一辈子,大半生浑浑噩噩于帝国随波逐流,小半段受人所托头脑发热一掷孤注。

但有一件事,他不能怂。

“I love you。”

他没有怂。

===================END======================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