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酒茨】遇明 02

前文: 00  01

这篇可能会有点儿慢热因为想写一些遇到彼此以前的酒吞和茨木,甚至是尚而为人时的他们。不过我保证最后一定酒茨HE

=============================================

02.

【摄津国·白井河原·茨木村】

要形容茨木的话,有很多词。比如小时候常听到的鬼子、怪物、小杂种;大一点儿以后则是哑巴怪、贱货、婊子脸等等。

他是从怀胎十六个月的母亲棺材里爬出来的棺材子,生而记事、父亡母丧。虽然被隔壁理发铺的老板捡回去,却也只勉强给口饭吃,连阿猫阿狗都不如。村里人都嫌他不祥,“鬼子”“鬼子”地喊着。

茨木十二年没有出过村子,他不哭不笑也不会说话,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茨木”只是他随意拿村子的名字给自己的称呼。随着年岁渐长,少年纤细、宽肩窄腰,身量未长,容姿姣好,稍微见过的世面的村人全信誓旦旦地说连大城市里的贵妇人都没有这样艳的样貌。

淅川无走进茨木村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的画面。

凄厉的惨叫,四散奔逃惊慌失措的村民和恣意纵笑追赶着的匪兵;火光、黑烟冲天而起甚至遮覆了太阳的光芒。死不瞑目的头颅和尸体各部分的碎块飞得到处都是。而茨木在一片死神黑色羽翼笼罩的蛮荒背景里,俯身吸吮着一具不知死活的身体里汩汩涌出的温热液体。

他的长发因为太久没有洗过而乱糟糟得成结成缕儿贴在头皮上,但还是能看出乌黑柔顺的本质。听到有人走近的脚步,茨木抬起头来。他苍白的脸上五官精致似冰雕有种超越性别的绮丽,雌雄莫辩,纤细睫毛包裹下宝石般的瞳孔里散发着虚无的冷意。鲜血顺着唇边流下淌在没有血色的脖颈上,巨大反差对比之下唇红齿白得近乎妖孽。

 三十出头的淅川无,本是芥川城里小有名气的武士,可惜在一场赌斗里被削掉了小指,因此遭主家厌弃驱逐,辗转流落,终成了白井河原附近的匪头。

他在一队亲信护卫下走到茨木面前,捏着茨木的下巴仔细端详了一会儿。

“人不错,带回去,以后跟我。”


热度 41
时间 2016.10.14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