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一八衍生/越端】不忌歌 03

阅读指路:脑洞 楔子  01  02  番外1-1  番外1-2  番外2  番外3

*古剑奇谭的剧情和设定多以电视剧+改编为主,游戏党不适请点X

*私设如山,正剧慢热,尽量不ooc

*目测带副cp恭苏

================================================

03.

“沙沙”,“沙沙”。

万籁俱静的山道间隐隐萦绕着扫帚尖摩擦青玉石板的声响。

灵气凝结的露珠垂挂在枝头,被天地间至清之气涤荡得纤净苍白的云朵,在百里屠苏身侧浮动。

嘹亮的钟声来自于天墉城护山大阵五座边角的塔楼上,这是早课的钟声,每天清晨天墉弟子在旋律中陆续醒来,从外门到内门逐渐熙攘热闹起来。

屠苏走进膳房的时候,正是晨练结束后的早饭时间,众弟子们领了分例,三三两两坐在一起,或默省己身,或互相交流。

“屠苏师弟,这里!”芙蕖师姐从座位上向他招手。

为了磨炼屠苏的意志帮助他压制体内煞气,陵越当初特意安排他的晨练是:不动用修为,洒扫干净从山脚通往天墉城正门的一万五千一百二十六级台阶。对于年幼的屠苏来说一开始这根本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常常错过膳房的饭点儿,更别提跟上师兄弟们习剑修道的课业进度。他也曾为此心怀疑虑焦忧难挨,但总算在师姐和师兄们的支持下坚持下来,短短几年,就能按时吃上早膳。

屠苏刚坐下,陵端也拎着两个食盒走到了桌边,芙蕖没见着本该和他一起的陵越便问道:“陵端,大师兄呢?”

“掌门师伯留师兄有事的样子,我怕他错过膳时,就先过来了。”陵端穿着内门弟子标配的紫襟素白道袍,头戴凤翎玉银冠,说话的时候不疾不徐,文质彬彬又带点儿书生气息,完全看不出一点儿小时候曾被骄纵得无法无天的影子了。

“我看八成是为弟子招收法会的事儿,还不知道要聊到什么时候,咱们先吃吧。”

陵端收回看向膳堂门口的视线,“你和屠苏师弟先吃吧,我还不饿,正好再等等师兄。”

陵越走进来时,便看到这样的画面。

屠苏往油纸包里夹着准备带给阿翔的五花肉;芙蕖讲到什么有趣的事,还没逗乐旁边的听众,自己却忍不住停下手中筷子掩面笑了;陵端面前摆着两个未开封的食盒,正凝神听芙蕖讲话,下一秒仿佛察觉到什么,抬起头来准确捕捉到陵越的视线,于是逆着光露出一丝会心的浅笑。

陵越的心颤动了一下。大步走过来。“不是说不用等我么。”

陵端娴熟地摆开碗碟,把食箸递到陵越手里,“是我……”“算了,吃饭。”陵越打断他,不让他说出自己也早能倒背如流的蹩脚借口。有那个时间不如让陵端多吃两口饭。

那年在展剑台上扑进自己怀里哭着叫“大师兄”的小豆丁,一转眼也长成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初时看陵端还不觉得,但渐渐显露出齐铁嘴年轻时的棱角,陵越就看着那越长越像老八的模样,越来越心惊。

陵越试探过,他确实没有任何宿世记忆,但这不能打消他的怀疑——陵端俗家姓齐,生辰八字和齐铁嘴一模一样。随着时日渐长,陵越疑虑更重。陵端说话时的神情语态、或者一些小习惯,还有望着自己的时候歆慕倚赖的眼神,都像极了老八。

虽然一再告诉自己没有证据不能妄下论断,但日常相处起来还是不由自主多偏宠一些。

“大师兄,”芙蕖最先按捺不住好奇,“师父都和你说了什么?是这次招收法会的事吗?”

“是。”

芙蕖冲屠苏和陵端扬起“被我猜中了吧”的得意表情。

“也不是。”

=============================================

终于要开始古剑正剧副本了〒▽〒

大家来点儿红心蓝手鼓励或者评论让我改进好吗QAQ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