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迷宫/环太平洋AU】泅徒 1

感谢阿愁, @不知愁  没有你就没有这篇文

此文献给骨头太太, @猫骨头  谢谢我们在小迷宫圈的相遇相识

 ============================================

newtmas无差,副cp为gallinho

含番外大纲已完工,更新缓

=========================================

0.

无尾鱼注定只能终生漂泊,失去双脚的鸟儿至死都无法降落。

 

1.

像兜头被泼了一盆冷水,戳破了本就轻薄朦胧的睡意气泡,他一个激灵醒过来,满嘴都是砂砾的细碎触感和海水的腥咸苦涩。

踉跄了两下爬起来,他举目四望。一片蔚蓝不厌其烦地拍击着白色细沙覆盖的曲折海岸,撞在近岸的礁石上发出有节奏的隆隆声。

必须离开这座孤岛。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对他说。

孤岛?我怎么知道……一丝异样浮上心头。来不及想明白违和感源自哪里,视线突然被拉高,他看到“自己”在沙滩上奔跑起来,左小腿关节不自然扭曲着,随着跑动的节奏一顿一顿地拖曳在地上。

不对!停下!他徘徊在“自己”身边,试图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快醒醒,他又一次冲向“自己”,这是——一阵天旋地转。

他依然奔跑,在一条墙壁和头顶灯光一样惨白的长廊里,路过一扇扇巨大的、泛着沉重金属色泽的门。全副武装的巡逻守卫和行色匆匆的工作人员都面容模糊,身上充斥着同样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医院。

少年时期目睹家园覆灭,后来奔赴战场,作为机甲战士常年同危险的海怪搏斗,他对医院并不陌生,甚至十分熟悉。但这种熟悉丝毫不能平复他此刻的焦虑。

“啪嗒、啪嗒——”传来脚步叩地的回声,一个亚裔青年从后面追了上来。

Minho。他的伙伴,值得信赖的战友。不详的预感更重。他想知道现在自己脸上是否也同Minho一样,面色苍白、恍惚不安,一副见鬼神色。

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走廊忽然到了尽头。停在紧闭的大门前,他犹豫了,心跳如擂鼓,仿佛打开这扇门,什么不幸的事就要发生了。Minho没注意他的纠结,率先推开门,风一样卷进去。他深吸一口气,跟在Minho身后。

Minho站在房中央的金属平台前,从他现在的角度只能看见Minho绷紧的下颚。齐腰高停尸台上躺着一名死者,破碎的制服显示着军人的身份,陌生的容貌。

第一反应是由衷庆幸,庆幸这不是他所认识的任何一个人,接着更大的愧疚吞没了他——所有死难都应得悲悯,每一次失去必有人同样的痛不欲生,他本不该这样心存侥幸。

 

“我们都很想你。”Minho突兀地说。

“什么?”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喑哑得仿佛几天没有喝过水。

不,不对!这不是Minho的声音,他是……

面前的人转过身来。

一半身体不翼而飞,如同被巨兽利齿撕咬过,在杂乱不齐的参差边缘露出白骨、血肉和脏腑,破了一半的肠子掉出来拖在地上,哗啦啦往外淌血,很快在地面上汇集成一汪黏腻的湖泊。

“Alby……”这个名字喃喃出口,他就像被一根无形的绳索死死勒住了咽喉,眼前阵阵发黑,胸闷得仿佛炸裂。他跌撞地向后退。

房间里响起一声低低的啜泣。

他望向声源,落到停尸台的死者身上,那里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军人。

小姑娘有一头灿烂得近乎酷烈的金发,蕾丝花边的蓬蓬袖公主裙已经被血污浸染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小姑娘睁开眼,泪水迷蒙地凝视着他。“哥哥,”犹如春暖花开时最脆嫩幼苗的声音,却更胜地狱恶魔的叹息,“哥哥,你为什么不救我呢?你本来可以救我的。我恨……”

————————————

“滴滴滴……”

在“你”字被说出口之前,闹铃声解救了Newt。

他猛地睁开眼,坐起来,一把抓过挂在床头的项链。

说是项链,其实只是绳子拴着一小截银色的金属,似乎被巨力撞击过,已经扭曲变形了,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

Newt收拢五指,攥紧。掌心里轻微的刺痛感提醒他,这里就是现实。

他还活着。

但他也已经死了。




评论(8)
热度(50)
  1. 菠萝包是豆沙馅玟桥玖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