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mas 24小时】老人、海与少年

清水无差,基于电影,有私设改动

===============================================

老人、海与少年

by玖轩

1.

蔚蓝的海水不厌其烦地拍打着白色细沙覆盖的曲折海岸线,发出有节奏的隆隆声。月色隐没,旭日尚未升起,天地间一切都笼罩在一层灰蒙蒙的苍凉中。

椰子树坚韧宽大的苞壳搭成屋顶,粗壮的橡木骨架上留下许多岁月侵蚀的剥痕,像一道道深深浅浅的伤疤。在远处仿佛支棱着爪牙向天空和大地叫嚣的金属建筑群衬托下,这栋扎根海边木屋就像巨怪庞然血口旁的饵食,渺小又格格不入。

老人伏在桌上睡着了。一条灰绿色的旧军毯披盖在他的肩背上。老人非常年迈,稀疏的白发乱糟糟地打着卷儿,满是褶子的皮肤皱缩着裹在骨头外面,但他的双肩看起来依然有力,脊背笔挺,胳膊底下压着一沓厚厚的书稿。

四面墙壁非常干净,只有中间显眼的位置挂着一块电子钟——这大概是屋子里最现代化的物品。钟表下面还有一块不起眼的钉痕,这里曾经挂过一张合影,如今相框被老人收在柜顶上。

他在沉眠里回到那片广阔辽远苍翠欲滴的林地,空气里浮动着尘埃的微粒,如同一颗颗旋转的小小星球。少年的金发明亮得像阳光又温暖得像火焰,他焦糖色眼睛里流淌着香醇的果蜜,注视着被酒呛到的自己,而自己在他愉悦的低笑声中涨红了脸颊。

Minho和Gally在火堆旁玩儿着谁也不服谁的角力,年轻的伙伴们围成一团无拘无束地大笑和喊叫。

他闻到林地泥土和青草的芬香,也闻到晨风带来旧大陆滚滚尘沙的气息。

老人一闻到从旧大陆刮来的风就醒了,他穿上外套出门,点燃木屋前白沙滩上的一丛篝火。

 

2.

傍晚,林地沐浴在夕阳暖橘色的光芒里,有一种失真的梦幻。

少年坐在迷宫的高墙上,双腿悬垂在外,随重力惯性自然晃动着。风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在他身侧恣意穿行,像失去记忆的Newt不知何故感觉自己从未得到过的自由。

他喜欢风。

最初的林地毫无秩序可言。过去一片空白的少年们在全然陌生的环境里醒来,仿佛被猝然抛进旷野的小兽,炸蓬着还不能御寒的皮毛试探亮出自以为锋利的爪子。他们焦虑不安地警惕着,却不知该警惕什么。那些焦躁并不会立刻随时间的流逝平息,反而鼓噪扩大成愤怒,叫嚣着对一切怀疑。他们被怒火驱策着相互攻讦,而怀疑的种子一旦生根非要见血才能开花结果。

第一个从墙上跳下去的男孩Newt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是一个斯文瘦弱得没什么存在感的人,在众人争执冲突时竭力当一个和事老。某一天他忽然在围墙合拢前冲进迷宫,可能是因为畏惧鬼火兽不敢跑得太远,爬上最近的高墙跳了下来。

然而他仓促跳下来的地方高度不够。

他求救的哀嚎声断断续续响了一个晚上,比鬼火兽的嘶吼更瘆人凄厉。林地里谁都没能睡着。

清晨,眼睛充血的Alby带人抬回了一滩血肉模糊的烂泥。

Alby开始着手打造林地的秩序。被求生欲刺激的青少年们渐渐沉稳下来生活,一切似乎都朝着欣欣向荣的方向发展。

但除了Newt。

不安像一条盘桓在Newt身体里的毒蛇,嘶嘶吐着信子,他的惶惶无处安放。世界是一片沸腾嘈杂的弦音,是无数耳畔的喃喃低语,他试图驻足倾听,却全都意味不明。又很安静,静得他能听见胸腔里不停跳动的心脏上破的那个洞“嗖嗖”漏风的声音,而他遍寻不到填平之物。

也许在他缺失的记忆时光中,曾对谁指天发誓坚决不会忘记,而现在那人和誓言一同模糊腐朽在空荡的躯壳里。像指尖沙,再怎么拼命努力握紧,也终究越流越快地失去。

他大概终于疯了。Newt想。但他还记得自杀要挑一堵最高的墙。他攀爬到顶端。

若有成千上万个笼子,成千上万只小白鼠,那其中哪一只的生死重要?又有谁真正在意呢?

 

3.

Newt重重地摔在地上。

有那么几秒钟,他在全身的阵痛里恍惚得厉害,我死了吗?难道我判断失误,选的墙还不够高?

直到腿上更为剧烈的疼痛把他扯回鲜明的现实里,他下意识伸出手去按住腿上血涌不止的伤口,重新开始运转的大脑才回播出刚刚发生的事情。

他在自由落体运动中被墙上厚密的藤蔓缠住脚踝,拉扯延缓了下坠的速度,也在他的腿上豁开一条狰狞的伤口。现在……Newt慢慢环视了一圈四周,怀疑自己其实还是已经死了,而这里是死后产生的幻觉空间……处在一个木建筑的室内空间里。

“Newt?!”老人——Thoma——在屋外听到室内的动静,推开门却看到几乎让他心跳骤停的情景。

空气中阳光的通路里四散漂浮着细小的尘埃,金发少年躺在地板上,穿着浆洗得发白褪色的粗布上衣和棕色的绑腿裤,蜜色的眼睛回望过来,映着他苍老的倒影,满是乍见陌生人的惊异之色。

那分明是他的Newt。哦,不。他眯起眼睛又仔细看了看。是一个更加年轻的Newt。

“先生,虽然我也不太清楚现在的状况,能不能请您先帮个忙?”

 

4.

“这里就是未来?”

Newt捧着杯子,小口啜饮着Thomas刚刚烧开的热水。他坐在屋里唯一一张床上,腿部的伤口已经被妥善急救处理了。

Thomas贪婪凝视着Newt,像雪夜里冻僵的醉汉注视臆想的火炉,沙漠中饥渴的旅人热望着蜃楼的绿洲。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如梦初醒般慢吞吞地回答:“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你,Newt。尽管我很想,但我不该那么做。你明白吗?”他搁在膝头的手微微颤抖着。

六十年前的Thomas会又哭又笑扑上去抱住这个Newt,试图带他逃往天涯海角;五十年前的Thomas会不顾一切告诉Newt所有事情,只求改变那个猝不及防无力承受的结局;四十年前的Thomas会停下重返旧大陆的寻死行为,转而一头扎进时光机的研究里,希望如同Newt来到这里一样回到过去,不必在余生拥抱着遗憾和悔恨老去。

但不是现在。

现在的他已经足够苍老,无情岁月用一次次头破血流,给那个曾经莽撞无知的少年,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一颗支离破碎的心,一身病痛行将就木的老朽躯壳,和一个不复得见的爱人。

他终于明白,如刀天意之下,人力是何等渺小,而命运从不怜悯无辜。

不过是山河万里,故人长诀。

反正痛啊痛的,也已经习惯了。

他已经老到可以坦然去见他心上天国的Newt。而这个年轻Newt,不该被一个糟朽老人的执念束缚。

“我知道。”Newt垂下头去,试图让视线聚焦在手中的杯子上,假装突然对水纹产生了浓厚兴趣,而不流露出难以言表的失望情绪。“时间悖论之类的理由吧?”想记住的东西如同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消失无踪,这些乱七八糟的知识倒像被人钉在脑子里似的。

“别让记忆束缚你。”仿佛知道Newt的想法,Thomas忽然说。“过去很重要,但它不该是你的枷锁。你是独一无二的Newt,是因为你会说的话,会采取的行动,会做出的选择,而这些不会被记忆改变。”

这一切还是有种光怪陆离的超现实感。

上一刻Newt满怀绝望地从迷宫高墙上跳下去,后一刻置身离开迷宫的久远未来,坐在一个表现得很熟悉但全然陌生的老人身边,听他慢条斯理地讲话,却奇异地感到无比心安。

“你有能力创造新的回忆和羁绊。”你要相信。“珍视之物不会随时间磨灭。”你要等。

“所以我后来想起了珍视之物对吗?”Newt机敏地问。

 

5.

“她叫Lizzy。”他们并肩坐在小山坡上,Newt忽然说。

“什么?”

Newt停顿了,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向前倾了倾身子,好像这样就能看得更清楚。Thomas注意到这是Chuck死后,Newt又一次红了眼眶。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到白天在山上伏击他们的那个基地的金发少女,正坐在营地的篝火旁拉着久别重逢的Aris兴高采烈地说着话。

“Sonya?”Thomas惊讶地看着Newt。

“嗯,Sonya。WICKED竟然给她重新起了个名字。说不定Newt也不是我的本名呢。”Newt苦涩的声音里混合着奇异的欣慰,“她是我妹妹,我们以前叫她Lizzy。WICKED以为洗脑就能让我们接受新的安排,但我绝不会忘了她。”

 

6.

Thomas露出一抹怀念的微笑:“是啊,你当然不会忘记。”

 

7.

Newt对Thomas更加好奇了:“未来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虽然所忆无多,他很清楚自己不是那种会随便对什么人敞开心扉的类型,而老人,却洞察一切,像了解另一个自己。

 Thomas却沉默了,“你是……”他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抖得不成样子,但好歹说完了这句话,“……我最好的朋友。”

“对不起……”道歉脱口而出,Newt挠了挠头,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未来没法活下去人的大概是自己?他注意到老人用的单词是“were”。

也许是因为老人此刻的神情。

他的肩背绷紧,沉稳的,但脸上每一道颤抖的皱纹都出卖了他,像干涸的大地终于龟裂了。比绝望更绝望的绝望化作一场无边大雨落在他深棕色的眼睛里,沉甸甸得,汇聚成一汪哀恸的湖泊。微笑消失在抿成一条直线的唇角边。

“你永远也不需要向我道歉。”Thomas眯起眼睛,他依然倾心凝视着Newt,却又像透过Newt悠远地看到了什么。“该说抱歉的人是我。”

“对不起,Newt。”

对不起,我没能救下你。

对不起,我没法在失去你的世界里找到幸福。

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8.

后来,Thomas想,其实他和Newt是爱过彼此的,在一起走过的日子里两颗心渐渐靠近等一句明示,只是迟到的剖白被生死猝然割裂,因此错过一时便是错过一生。

那句没有说出口的“我爱你”终于成为时光深处的绝响,而从此我的幸福颠沛流离,再也无处安放。

 

9.

“没…没关系?”Newt有点儿吃惊,“你不用跟我道歉。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但他试着放松下来,“那就是你做什么都没关系的。我猜未来的我肯定也是这么想的。”他们现在不需要两个神经紧绷愁眉苦脸的人。Newt这么决定着。“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一千颗流星落在少年Newt亮晶晶的眼里,他永远都这么善解人意,是人群中第一吸引Thomas的发光体。他动了动嘴角。

“我不能说,Newt。那会扰乱时间线的。”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我未来最好的朋友叫什么?”Newt反驳道,“也许时间线就是我现在知道了,以后才和你成为好朋友的呢?”

Thomas就只是瞅着Newt,不说话。

 

10.

“菜鸟,你这把老骨头是不是终于动不了了?今天怎么没在外面看见你。”隔着木板门闷闷地传进来,Newt依然辨认出那声线属于Gally。

接着是Minho。他无奈地叫着Gally的名字,责备里透着一股亲昵。

先出现轮椅的一角,独臂Gally推着断了一条腿的Minho走进来。

都是年轻时在旧大陆的战场上受的伤,虽然现在已经发展出高度仿真的义肢他们还是拒绝了使用。

“Th……Newt?!”

Newt看到熟悉的反应,他们身体绷直,面部每一条苍老的细纹都鲜活起来,层层哀伤弥漫在他们的眼睛里,唇角翕动,欲语还休。

他们最终离开了迷宫。他们得到了一些东西。他们也失去了什么。

人生所有选择,都注定会付出代价。

Newt想,他已经开始懂得。

等他们震惊了一会儿,Thomas介绍说:“这是来自过去的Newt。”

尽管在五十多岁的时候任性地决定一个人离群索居地住在海边,但Thomas还是和过去的一些老友们保持着联系,其中最多的就是Minho和Gally。他与Gally的关系在后来的日子中奇迹般变好起来,尽管Gally依然叫他“菜鸟”,但也只有Gally会这样叫他了。

“Minho,Gally。”Newt同他们打招呼。

“看来我终于有机会过再喊你‘菜鸟’的瘾了。”Minho说,他试图开个活跃气氛的玩笑。

 

11.

他们一起吃了晚饭。

Thomas和Gally负责下厨,Minho全程坐在旁边指指点点,Newt新奇地看这一切。Gally几次想轰Minho出去,看了看Newt又忍住了。

餐桌上氛围还不错,他们聊了一些Thomas进迷宫以前很久远的事情。Thomas听得很认真,他一直没机会了解这一部分。最初是没有时间,后来没人再愿意提起。Thomas决定把它们都添进最近正在整理的回忆录里。

他们还看了夜晚宁静的海滩。

老年Thomas和少年Newt互相搀扶着,Gally推着Minho。

一轮明月高悬夜空,海上每一道波纹里都摇晃着月光的碎片,远处,灯塔隔着轻薄的海雾隐隐绰绰轻闪着绿光。

 

12.

“我觉得我要离开了。”Newt忽然说,感到身边紧挨着的Thomas身体僵住了。

Minho和Gally回过头来,看见月光下少年渐渐变成透明的颜色。

一部分的Thomas不敢面对Newt的离开。这只能清楚提醒着,他又要失去Newt了,再一次。同时另一部分的他不愿意错过注视着Newt的分分秒秒,像饮鸩止渴,你明知道它的毒,却敌不过它的必不可少。

“Newt……”Thomas明明有那么多话想对Newt说,他的思念,他的悔恨,他的倾慕……但他一句话也不能说出口。于是在最后分别的时刻,Thomas意识到自己依然只能呆呆叫着Newt的名字,与许多年前无能为力的自己并无不同。

无助又孤独。

Newt叹息着俯身过来,给了Thomas一个透明的拥抱。

“谢谢你,不知名先生。”

 

13.

老人走回屋里,Gally和Minho默契地没有跟进来。

他颤巍巍地从衣柜顶上拿下来一个旧相框。

他在柜子前长久伫立凝视别不开眼,终于让迟来的泪水打湿了视线,也模糊了照片。

那是最初的避风港,一大群人推推搡搡地挤在石碑前,脸上交织着劫后余生的凝重和轻松。Thomas被推在最前排,手里固执地攥紧着那一小块银色的金属。

“我把它摘下来,是不想Newt显得太孤单。”

老人说,在空无余人的房间里,最后还是只能任凭萧索的寂寞残照在他脚下斑驳破碎。

 

14.

“Newt你这个笨蛋!就这么着急求死吗?!”Minho愤怒地吼声吵醒了Newt。

“Min……Minho?”Newt眨了眨眼睛。

他躺在迷宫冰冷的地上,Minho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蹲在他面前。

“当然是我。你以为是谁?”

得原谅他有点儿反应迟钝,毕竟上一秒才看过老友头发花白牙齿稀疏坐在轮椅上的样子,现在再看到这款年轻且中气十足的Minho,还是很魔幻现实。

“你还真是命大,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只伤了腿。”Minho见Newt醒了,就准备赶紧把人架回去治疗。“一晚上也没当了鬼火兽的口粮。”全然不提自己一晚上的焦急难安和大清早冲进迷宫寻找。

“谢谢你,Minho。”Newt真心实意的说,忽然鼻头发酸,红了眼眶。

“谢什么?!你是被摔坏了脑子吗?”Minho凶巴巴地嘟囔,手里的动作却小心翼翼。

他的耳尖也红了。

Newt注意到。

 

15.

老人又一次梦到了林地。

他感到自己的视线正被高高抛起,拉到俯瞰的角度。

 

年轻的自己在如茵的草地上跌跌撞撞地奔跑,跌倒了,爬起来,茫然环顾四周,继续向前跑……仿佛只要不停下向前的脚步,就能最终到达理想的乌托邦。

金发少年开始在人群中注视着自己,和同伴们一起发笑。接着,他好像发现了什么,露出一个亟待确认的安心微笑来。他越众而出走到自己面前,仿佛参透了几亿光年的时间,两片拼图终于靠拢在一起,少年伸出手:“你奔跑的样子让人印象深刻……”

 

视线迅速回落,老人睁开眼,少年正站床边向老人伸出手。

“我们回家吧,Tommy。”

他双目清明,身无瑕垢。

一如当年。

 

 

 

 

END


热度 102
时间 2018.03.17
评论(2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