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迷宫/newtmas无差】Nothing but Rescuing

这是手癌之群Newtmas25人合志参稿文,现在解禁了我来混更

newtmas无差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请务必坚持看到最后有惊喜

===============================================

1.

他转动了一下充血发黑的眼珠,失焦的双眼根本已经什么都看不清楚了,但他还是奋力睁大眼睛,试图用眼前模糊的色块拼凑出什么图景,用发条停止生锈玩偶般慢下来的脑子处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超过载荷的信息。

好像有点儿作用。

他看到一段近在咫尺鲜嫩的脖颈。

他清晰听见皮肉下血管里鲜血汩汩奔流的动听声音,经久不息。

还有胸腔里心脏跳动的声音。

“砰”。“砰”。

那么鲜活,那么有力。

刺激着他的食欲。

余下的,不过一片苍白死寂的弦音。

他吞咽了一下喉头,转过脸去别开视线。

 

“Newt!Newt!”

什么声音?

“Newt!”

是在叫他吗?

仿佛隔着一层厚厚的毛玻璃,那些话语听起来朦胧而虚无,远不如心脏跃动和血液流淌的声音美妙。

那个看起来就很好吃的脖子的主人捧着他的脸转过头来。

“Newt!起来,我们得走了。我带你离开这里。”

Tommy!

那个晃来晃去的灰色色块突然变得有意义起来。Newt手忙脚乱地翻开自己的衣领,抓住Thomas的手,颤抖着,用尽此刻全部的力气,把那块银色的金属放进对方手里。

“Please,Tommy. Please……”

 

闪焰症彻底发作了,感官里除了食物的气息,什么都不剩。只是同一时间想要扑上去撕开对方喉咙吸吮甘美鲜血的欲望,和下意识拼命按住攻击那个人的自己,快要把脑海撕裂了。

“Newt……”Thomas的声音遥远又隐隐带着哭腔,“It’sme.”

“Kill me……”Newt根本听不清他到底说了什么,也无暇去注意,只是一心地想要阻止自己伤害他。

Newt摸到自己绑在腿上的枪。

他一直带着,难道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准备的吗?他笑着放在自己的额侧,只要扣一下扳机……

枪被打飞出去。

Newt吐出一口黑血,毫不在意地抹掉。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怎么可能。

他反手摸出Thomas身上的军刀。

就算没有枪,我还可以……我绝对……救得了你……

 

Thomas半跪在地上茫然地搂着倒下来不断吐着黑血的Newt。

心被掏空了,痛得好像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Newt……”他开口,才发现喉咙经过刚才激烈的对吼后沙哑得说不出话来,手也动不了,只好用力弯腰垂下头来脸颊贴着Newt的额头,“……别死……求你……”

真傻,Tommy。

在一个狂客拿刀冲向你的时候,却张开双手拥抱他。

可是Tommy,我觉得真好啊。

真好我没有害死你。

2.

他背着刀,拖着跛了的脚,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着。

原本浓密而柔软的一头金发,变得稀疏而枯黄,好几个地方看起来像烧焦过,露出嫩红色的肉皮。抓伤的痕迹和枯老树皮一样丑陋的青黑色血管交错着爬满他的脸,撕裂的衬衫一缕一缕挂在他干瘦的身躯上。

从喉咙里发出野兽战斗前低沉的咆哮来。

他看起来和周围成群结队的狂客们一样茫然又饥渴。却在某个时刻,若有所觉般,抬起头准确对上Thomas望来的视线。

“Newt!”

Thomas跳下车,叫着Newt的名字飞奔过来。

他歪了歪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全身都散发着甜美气息的“食物”会迫不及待似的向自己冲过来。更加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扑上去撕咬啃噬的欲望并没有它们本该存在的那样强烈。

“Newt!是我,Thomas。你还记得吗?”

现在,他们在路中间面面相对了。

难得的清明又短暂回归了Newt的脑子,“Tommy。”他咧开嘴笑了,“我当然记得你。”

Thomas看起来大大松了一口气,眼眶先一步红起来:“Newt……”

但Newt暴躁地打断了他:“你总是不听我话,永远学不会什么时候该放手不管!这让我非常生气。”他说着,那些疯狂像是又要钻回他的脑子里,渐渐变得几乎像咆哮,“你本该可以做的更好的!现在,做你该做的事情,别让我恨你!”

“不……Newt,我不能……”

Thomas哽咽着,任凭Newt冲上来把他掀翻在地,不顾背后同伴们的狂吼和大喊。

“难道你想看我变成那些狂客一样吗?咬人,杀人,吃人,然后在不知道什么地方被不知道什么人杀死吗?!”Newt骑在Thomas身上,拉住他握枪的手。

“我不信任别人,所以就现在,你,杀了我。”我不想伤害你,我远远地离开你,为什么你还是该死地找到我了?

“我做不到!”Thomas摇着头,挣扎着对武器的控制权,他后悔带着把枪在身上了。

“Please,Tommy. Please……”

Newt听见扳机扣动的声音,胜过世上一切美丽的音乐。

还好,我来得及。

3.

起初只是喉咙时不时干渴作痒。

Newt背过众人小心翼翼地咳嗽。

接着他发现了那些浮动在皮肤上焦黑色的痕迹。

心里竟然也没觉得多么震惊,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从Winston倒在沙漠里他就知道,他们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病毒免疫。

所以自己会被感染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反正他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好运不是吗?

也许遇见Thomas已经用光了他一生的运气。

进入Right Arm的基地,Newt嘶吼着冲向人群,如愿以偿被子弹钉死在地上。

4.

沙漠很干。

白日的太阳很火辣,而夜间的风又太冷。

他的少年睡着了。

深棕色的眼睛和里面永远生动鲜活的光彩悄悄藏在眼皮的后面。他穿着浸满汗水和砂砾的衣服,散发着奇怪的味道,脸上全是狼狈的灰尘,头发凌乱地打着结儿。Newt依然觉得他的Tommy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少年。

Newt不敢靠得太近,怕自己嘴角涌出的黑血滴在Thomas身上。怕自己不顾一切地去亲吻他。怕自己失去控制咬破他的喉咙。怕自己多看一眼,就会因为太舍不得,而失去离开的勇气。

Newt终于握着枪,坚定地离开了这块背风的建筑残骸。

在他转身之后,Thomas流下了眼泪。

他没看到。

5.

他们在漆黑的夜晚狂奔,粗壮的闪电劈下来,Newt推开Thomas,再一次失去他的意识。

……

在他们到达的第一个类似百货大厦一样的建筑里,Newt被一个狂客扑倒在地上,接着他们一起从窗户里滚出去,向天支棱的巨大钢筋戳透了少年单薄的身体。

……

6.

“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离开吗?”Thomas焦急地扳着他的肩膀。Minho、Frypan和Chuck他们也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你们走吧。”Newt逐一望过他们熟悉的脸庞,最后回到Thomas脸上。“走吧,Tommy。”他微笑着轻轻拍了拍Thomas的后背。

也许我不跟你们走,对你更好。

他坐在一片狼藉的林地里,咀嚼着那些潮水般涌来的记忆,等最终的时刻来临。

但事情依然没有像他预期的发展,他被鬼火兽蛰咬,驱赶着奔过甬道。

一部分Newt的意识还存在在某个地方,注视着这一切,另一部分的他,躯体不受控制向Thomas举起了不知从哪个尸体上摸到的枪。

“Tommy,我很抱歉……”他这么说,但手指按下了扳机。

“嘭——”

幸好。

幸好Minho的长矛先一步贯穿了他的胸膛。

7.

Thomas不顾两侧将要合拢的墙壁冲向迷宫里,Newt眼疾手快地拉住他,却只被巨大的力气一起拖进了迷宫里。

“你没事吧?”

“你们两个他妈的是傻子吗?!”

Thomas担忧的声音和Minho怒火中烧的大喊同时炸响在Newt耳边,他看着自己蹭破了皮的手心,满心都是不详的预感。

那一晚迷宫困住了四个人。

只有Newt再也没能出来。

 

……

……

8.

Newt望着Thomas。

他好像总是望着Thomas。

他看着他被Gally拎出传送箱,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惊慌失措地挥舞着手臂,不顾一切地向前奔跑。

刚开始,可能是踉踉跄跄的,之后他会越来越稳健,可能还会突然跌倒,就像现在这样,但最终,无论多少次,他还是会爬起来继续向前。他永远也不会屈服,而是跳起来,奋力想要扼住命运的咽喉。

Newt笑了。

灿烂如同喷薄的朝阳,撕裂阴霾。

他爬上迷宫的高墙。

纵身跳了下来。

9.

……

“呼吸正常。”

“心率正常。”

“意识深潜。”

“造血稳定。”

几个戴着口罩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研究员围绕着Newt。

他们像钉蝴蝶标本一样把苍白的Newt固定在垂直地面的金属台架上。

几根线连接着他的大脑,确保他的表意识沉眠,而潜意识激发活跃。更多管子缠绕在他的身上,维持着他的身体机能和健康,不断抽取出富含病毒抗体的血液。

 

书中常说的世界末日,在某一天突然就毫无征兆地到来了。

太阳耀斑、病毒泄露。

超高的感染率和致死率,以及因此而产生的大批失去理智的狂客。

一座座城市化为废墟,一片片土地成为荒漠炼狱。

世界一度濒临毁灭。

幸而虽经波折,但WICKED还是找到这个完全免疫体。他身体产生的抗体更加强大,只要经过正确的处理就可以完全杀死病毒,治愈患者。

用他的血制出的解药救活了很多人,幸存者们最终战胜了病毒。

 

10.

但Newt最爱的那个人早就已经化为白骨,被永远留在焦土里了。

他送不出那封没有写过的遗书。

他表达不了,他的恐惧,他的遗憾、他的感激。

他捧出满怀金子般闪闪发光又沉甸甸的爱意。

他的少年听不到。

 

Newt永远救不了Thomas。

而这一点。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END


热度 83
时间 2018.03.08
评论(2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