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迷宫/newtmas】毕业快乐(情人节贺文)

CP:Newt/Thomas

清水互攻无差,斜线大概只在我心里有意义。

情人节贺文,校园AU小甜饼。

有原创路人角色,梗俗,如果不好吃都是文笔的错。希望我没有太ooc。

给 @却七  证明我还是甜玖

=======================================================================================

【移动迷宫/newtmas】毕业快乐

By玖轩


1.

被Aris叫醒的时候,Thomas感觉并没有离开自己的意识多久。电脑显示屏上的时钟告诉他事实也确实如此,距离他睡着(如果那确实算“睡”的话)仅过去五分钟。

“谢了,伙计。”他一手接过Aris带来的咖啡和面包圈,一手揉着酸痛的脖颈。又一次通宵实验。Thomas觉得浑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在和自己抗议。

Airs在机器旁坐下来,只用眼神示意Thomas抓紧时间去休息。

叼着面包圈推开实验室的大门,“我下午再来换你的班。”Thomas朝脑后摆了摆手。

 

清晨的校园里没什么人影,Thomas睡意朦胧地闷头往公寓走,然后就被一声尖叫惊得差点儿把手里的咖啡扔出去。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

一声更高的尖叫。

“为什么?!——”

不是吧?又来。

Thomas在心里吐槽。

这周以来,顺便一说,今天才星期二,第十七次。Thomas撞见的分手现场。

因为要毕业了。

“因为我们要毕业了。”

而他几乎连理由都可以背过了。

“我得回Atlanta……”男人的声音明显也低沉下去,表明对于分手这件事他也并非无动于衷,只是溃败于无可奈何。

真有那么的无可奈何吗?还是爱得不够再努力那一下呢。Thomas这样想着,直到他转过拐角看到那一对正在分手的情侣。

他的心重重沉进了胃里。

 

2.

中午在食堂,原本约了Teresa和Brenda讨论他们的小组作业。

“……嘿,Thomas,你还好吗?”Brenda用力拍了拍Thomas的肩膀,才终于唤回他的注意力。

“嗯?”他略显茫然地抬起头来。

Thomas心不在焉,碗里意面已经让他搅成黏糊恶心的一团还一口没动。甚至两位姑娘端着餐盘坐下来说了半天话都没引起他的丝毫回应。

“他很明显不好。”Teresa回答道,“他看起来像被一辆重型卡车碾过了。”

“所以到底怎么了?实验出问题了?Jason教授又找你麻烦了?” Brenda探寻着原因。

“唉。”Thomas重重叹了口气,终于决定放过继续摧残他那碗已经彻底毁了的意面,“你们说,毕业季真的意味着分手季吗?”

“Newt和你分手了?!”

“你怎么又在胡思乱想。”

Brenda的惊呼几乎吸引了半个食堂的视线,Teresa只想翻个白眼把她竹马的榆木脑袋泡在福尔马林里清醒一下。

 

Thomas回到他和Newt合租的公寓,匆匆洗漱后就上了床。

他试图让自己赶快睡着。他的身体在尖叫着需要休息。

但他没办法把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从脑海中驱逐出去。

都说毕业是对恋人们的一大考验,毕业等于分手的潜在规则早就不再新鲜。甚至进入大学以来每年这个时候,Thomas也总能在校园的各个角落见到一对对原本甜蜜恩爱的情侣闹分手。他没见到的肯定只会更多。

但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真切感到这件事马上就要降临到自己头上了。

将要失去Newt的巨大恐慌深深攫住了他,把他拖向暗无天日的深渊。

这种恐惧在他翻身看到双人床上空荡整齐的另一半时达到了巅峰。

Thomas爬起来给自己泡了杯Newt平时最喜欢的红茶,裹着从柜子底下翻出来的Newt的毯子,抱着笔记本把自己扔进Newt最爱的沙发里。

仿佛这样才能汲取些继续下去的勇气。

他决定写几页Jason教授要求的神经学方面的论文,避免自己像个可怜的怨夫,愚蠢地打电话骚扰正在争分夺秒忙毕业设计和答辩的计算机工程系男朋友。

3.

“我看到Tarja和Reyn分手了。”

“什么?”Brenda再次发出惊呼,彻底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但Reyn上个月刚刚才向Tarja求婚啊?弄了个大场面,差不多惊动了整个学校,最后还被保安带走了。我一直以为他俩毕业就要结婚了。”

Teresa终于也表示了同等程度的震惊:“他们俩可是一直高居咱们学校‘最恩爱情侣排行榜’的第二名啊。”

“那是个什么奇怪的排行榜?!”Thomas又一次被自己青梅广博的涉猎面惊呆了,“更奇怪的是你究竟怎么连这种诡异的事都知道?”

“顺便一提,第一名是你和Newt。”

“什么?!”

“我还记得二年级的时候他们在校外遇到抢劫,Reyn为了护着Tarja最后在医院躺了两个月呢。” Brenda赶紧把眼看要跑偏的话题拉了回来。

“所以我非常担心……”

“你和Newt出什么问题了?”

很多时候Thomas都感谢Teresa这种准得吓人的直觉,帮他和周围的朋友渡过难关。

但不是现在。

Thomas挫败地捂住脸。

 

他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Newt。

除了每天极不规律的“早安”“晚安”“进度怎么样”“注意休息”之类不痛不痒的短信。

这也不是难以理解对吧。

毕竟毕业前夕总是压力巨大又异常忙碌。

而大三医学生有着仿佛永远也做不完的实验、实验和实验。

当Thomas穿着实验服坐在手术台前,Newt可能刚连夜敲完一段代码红着眼跑去补眠。而在Newt据理力争和导师讨论模型里需要添改地方的时候,Thomas可能刚结束通宵实验的轮班。

没有电话。

倒不是Thomas不想打,超强的行动力一直是Thomas的特质之一。

只是刚开始几次,总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被绊住。后来渐渐带了点儿赌气,难道你真的忙到连跟我打个电话的功夫都没有了?只是几条短信就满足了?一点儿也不想念我的声音吗?于是Newt不联系Thomas也不肯主动。

直到最后这种僵持助长了不断滋生蔓延的恐慌,Thomas丧失了拨出电话的勇气。

而三个月前,Newt搬出了他们合租的公寓。

 

“他搬走了?!”“你竟然一直没告诉我们?!”

Thomas获得了Teresa和Brenda的双重瞪视和一致讨伐。

“也不能算搬走?”Thomas觉得自己还是得为Newt辩护一下,“他没带太多东西,也按时交着另一半房租。只说宿舍那边离图书馆更近一点儿。我觉得这完全可以理解。”

“得了,你现在的样子根本没有说服力。”Teresa优雅地翻了个白眼。(这是Thomas一直弄不明白的又一个谜题。他是说,怎么能有人在翻白眼的时候依然显得优雅?)

Brenda试着出主意,“你有没有问过其他人?比如Minho他们。”

“Minho和Gally也都在忙毕业呢。他们建筑系有个特别变态的系主任。Chuck说他在图书馆见到Newt,但没顾上搭话。”Thomas沮丧地说。

作为团体里擅于照顾别人的那个小太阳,是不是意味着他常常会失去一部分“求助”的能力?

“也许你现在就该去找Newt。立刻,马上。” Teresa说。

“不不不。”Thomas坚定强烈抗拒这个建议,“我们还是抓紧讨论小组作业吧,时间不多了。谁都不想面对Ava教授的怒火。”他推开面前的餐具,从背包里掏出笔记本。

Teresa暗自摇了摇头,在餐桌下摸出手机。

她大概需要和Newt谈谈了。

既然Thomas自己不准备谈。

4.

Thomas知道他不能永远逃避下去。他也不会那么做。

他只是想把这个谈话的时间Newt完成答辩以后。

暂时不去打扰Newt,做一个好的男朋友。

如果这就是他最后拥有的时光了。

不是说Thomas一直这么缺乏自信,事实上大部分时候他都超级自信的好吗?

但那可是Newt,老天!

那柔软得让人想要抚摸亲吻的淡金色头发,醉人心脾的蜜色眼睛,优雅从容的谈吐举止,还有偶尔才显露的可爱笑容。不是那种矜持得体的礼貌微笑,是一种纯然心无芥蒂开怀的笑,有一点儿小呆,但是呆得很可爱,眼睛里亮得,像有一整个世界的光芒。

他可以随便约到他想要的无论任何人。

他值得所有最好的一切。

他在Thomas心里完美得就像天使。

为了这个比喻Thomas被朋友们戏谑过很多次,但他才不在乎呢。

因为那就是事实。

即使在他恶搞整人的时候也一样。

 

他一直努力,不让自己在Newt面前表现出来。

但那些恐慌,其实并不是突然冒出来的,它们从一开始就存在着。毕业季的到来,也许不过是终于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Thomas得承认,这让他像个唧唧歪歪的懦夫。但他真的没有自信,不知道这段关系能维持多久,——他希望但没有期待过——也许Newt很快就厌倦后悔了呢?

这种不自信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改善,不如说他反而更加困惑和诧异。

也许Newt会忽然觉得,这整个恋情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Newt当初究竟为什么会答应自己突如其来的告白呢?

那一点儿也不正式,甚至充满了尴尬和愚蠢。

 

入学第一年的圣诞节,他们都在一个派对上。

派对的主人一定是Taylor Swift的粉丝,因为全场一直都在放她的专辑。虽然可惜和很多人不一样,Thomas其实有点儿欣赏不来Taylor的歌,但这不妨碍他和其他大部分人一样喝得醉熏熏。

他曾拜托Teresa看着点儿自己别喝醉了做出什么蠢事。

比如突然跑去和Newt表白。

但现在,Teresa忙着在五光十色的舞池里和新认识的,嗯,Bre……Brenda扭来扭去。而Thomas,百分百喝醉了。

所以,他,抱着酒瓶靠在吧台上,和周围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目光迷离地盯着泳池旁的Newt。

说起来Thomas搞不懂为什么这个派对的场地会需要一个带泳池的庭院?

谁在乎呢!

粼粼波光映在Newt的侧脸上,像精灵推开凡间的窗。

Newt,计算机工程专业,学生会副主席,公认的男神和高岭之花。

Thomas是在一个公选课上认识Newt的。Newt后来说那是为了补足学分才会和低年级一起上公选。接着Thomas发现他们在同一个摇滚社团里,并从此彻底为Newt着迷。

Thomas太专注看着Newt了,又或者他喝得太醉,他完全不记得话题是怎样进展的,从一些校园里的八卦,躁动的荷尔蒙,到忽然打起赌来有没有人敢在派对上来一次轰轰烈烈的告白。

苍天啊,当时究竟是谁给他那泡满酒精的脑子里注射了勇气?

Thomas自以为笔直但也许是东倒西歪地朝Newt走过去。

“Newt,我……”

在能完整说出一句话之前,被脚下不知何处而来的空瓶子绊倒,挣扎着维持平衡但失败以后,直接推着Newt跌进了水池里。

意外事故引起了小规模的慌乱,有女生尖叫起来,更多的人跑来看发生了什么,是否需要帮忙。

被酒精麻痹的Thomas根本维持不了像样的身体协调,还是Newt拖着他的腰把他捞起来,才避免发生了“圣诞节派对大一新生竟醉酒溺死泳池”这种耸人听闻的事件。

他们湿漉漉得站在齐腰深的池水里,背景是闹哄哄的音乐和乱七八糟的呼喊,但Thomas完全不在乎了,他注视着眼前的Newt,仿佛那就是全世界了,傻乎乎笑着,那句话就这样溜出了嘴边:“Newt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然后他惊醒了。

意识到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完全做好了被狠狠拒绝的准备,但是看,没关系,他可以说自己刚刚喝得太醉了,或者是什么玩儿游戏输了的大冒险。没关系,他们大概还可以继续做朋友。或者彻底再也做不成朋友。但那也没关系。

虽然想到这一点,就像鲜活跳动的心脏被硬生生从胸腔里扯出来那样痛得无法呼吸。

但是没关系,一年两年,三年五载,只要那疼痛不会让他死,他想他大概最终能接受。

Newt挑了挑眉,说:“好。”

“没……嗯?!”

Thomas呆呆张着嘴,他想自己是不是醉得出现了幻觉,因为即使是在最美好的梦里他也从来没幻想过Newt最终会答应他。

Newt有点儿无奈地笑了,“现在,难道你不是该吻我吗?”说着,他用潮湿的手捧起Thomas的脸,把他拉进一个吻里。

那吻也是湿漉漉的,甚至尝起来全是漂白粉的味道。

但Thomas到达了天堂。

5.

Thomas在课堂上不能集中注意力,即使是最恐怖的Jason教授的专业课也一样,他为此已经得到了一打怒气的瞪视,但没什么用,他差不多做着所有除了听讲和记笔记以外的事。查电子邮箱,写了一段实验报告,整理日程表,刷Twitter、刷Facebook、刷YouTube,然后再次查了他的电子邮箱,在播放器上建了几个新歌单……

他想那完全是因为他在为今晚感到腹部绞痛般的紧张——他还在食堂吃早饭的时候收到了Newt的短信(他今天结束答辩,Thomas有关注日程表),叫他晚上在公寓等他,要带他出去吃饭。

他坐立难安得熬到下午最后一堂课结束,顾不上和任何人打招呼抓起背包飞奔回公寓,换上装备就冲向健身房。他希望大量体能消耗能对自己有帮助。

也许是有帮助的,至少当他气喘吁吁面色惨白地站在Newt面前的时候他可以假装是因为过量运动导致的肌肉颤抖,而不是恐慌发作。代价是当Thomas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7点25,五分钟后他就该和Newt出门去共进晚餐。

“Tommy,你这是怎么了?”Newt倚在玄关上困惑地看着他,“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他穿着一套裁剪得体的小西装,Thomas猜那是为今天答辩准备的,它完美体现了Newt漂亮的腰线紧致包裹着他的翘臀。

“噢,不好意思,”Thomas慌张地从口袋里翻出手机。强迫自己转移视线不要再像个变态一样盯着自己男朋友,嗯现在还是自己的男朋友,的屁股。“我忘了关静音。”他吞咽了一下口水,说不清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是Jason你知道的。他太变态了,我压力很大,就去运动了一下。”他觉得这番解释十分苍白无力又惨不忍睹,最后只好以“我很抱歉Newt”来结尾。

但Newt看起来心无芥蒂全盘接受了这个理由,他露出一个笑容,“好了Tommy,快去洗澡,我们要迟到了,而我不想带一个脏兮兮的男朋友出门。”

Thomas冲了史上最快的澡,从衣柜里抓出感觉最好的一套衣服——既然Newt穿得那么正式。

他们去了一家从内到外每一个细节都说着“我很贵”的法国餐厅,摇曳的烛光,似乎无处不在但又并不浓郁刺鼻的熏香,他们甚至有一个乐队在灯光昏暗就角落里拉小夜曲!

菜肴都很精致,但Thomas吃得胆战心惊食之无味。他没法停止自己忧虑这是一顿Newt决定的散伙饭所以他们才吃得这么贵。他盯着Newt的嘴唇,唯恐下一刻从里面说出什么自己无法承受崩溃的话来,但又口干舌燥地渴望去亲吻。

他觉得自己像等待缓期执行的死刑犯。

吃完饭,他们去车行取了Newt寄存在那里保养的摩托。他扔给Thomas一个头盔。“上来,Tommy。”

“啊?”Thomas抱着头盔,他觉得自己仍然像当年那个表白被接受以后只会呆呆傻愣着的少年。

“带你去个地方。”

但只要Newt开口,无论去哪里Thomas都觉得他们在去往天堂。

他有说过Newt除了喜欢摇滚,还酷爱机车吗?好吧,那么他现在说了。

Thomas生命里从来没见过第二个人,能像Newt把沉郁顿挫和野性浪漫完美地合二为一,让他在同一时间感到血液沸腾在每一根血管中奔流迸溅,而心却浸泡在一泓柔盈清泉里。

所以他怎么能不爱Newt呢。

除了Newt他还能爱谁。

Thomas鼻翼有些发酸。

6.

因为视觉被暂时遮蔽,其他感官显得敏锐而放大。

Thomas现在正走在满地坑洼的林间小路上,他每往前踏一步,都能引起脚下断枝落叶的呻吟声。

初夏的晚风“沙沙”作响地玩弄着头顶上那些张牙舞爪的枝干和树叶。

Thomas闻到青草、花香和泥土的气息。

他现在感觉这不像要被分手了,因为分手不需要这么麻烦。但他不知道自己该期待些什么。他能听见胸膛里剧烈跳动的心脏鼓噪不安的声音。

他们停下脚步,一直在身旁引路的Newt松开了他。Thomas感到体温的远离。

“Newt?”他略显不安地喊着Newt的名字。

“Tommy,看着我。”Newt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Thomas摘下眼罩。

他屏住了呼吸。

一些缠绕在周围树干上的小彩灯散发着暖橘色的光芒照亮了这一方天地,Newt坐在玫瑰花环绕的圆圈里,弹起他心爱的贝斯来。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 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有人说,爱是奔腾的河流,浸湿柔嫩的芦苇  

some say love, it is a razor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有人说,爱是伤人的刀刃,留下泣血的灵魂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an endless aching need.   

有人说,爱是深切的渴望,点燃无尽的煎熬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and you it's only seed.   

我说,爱是一朵鲜花,而你,是唯一的种子 

 

Thomas小心翼翼注视着这一切,他现在有一种奇异的镇定了。

Newt捧着小小的、圆形的、银色的、闪亮的物体,单膝跪在Thomas面前。

“Marry me, please.”

Newt脸上是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似的坚定,但泛红的耳尖还是出卖了他。

“I do. I will.”

Thomas叹息着,一把抓过那枚戒指攥在手心里,接着把他的男朋友,哦,不,现在是未婚夫了,拉起来拖进一个狂野的拥吻里。

他们身体紧密挨在一起,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襟,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里舔舐吮吸。但感觉还不够,Thomas于是松开扯着Newt衣襟的手,改为按着他的髋部把他拉得更近。

直到数分钟后对新鲜空气的迫切需要才使他们喘息着分开彼此,但他们依然对视着,额头紧靠在一起。

“所以,毕业快乐?我猜。”那种傻笑又回到Thomas脸上了。

“Who cares.”Newt咕哝着,按着Thomas的头再次吻在一起。

 

 

END

 

注:歌曲是《The Rose》,我根据英文歌词和网上的翻译又大概改了一下翻译,经典老歌,我个人喜欢westlife(西城男孩)翻唱的版本。

====================================================================================================================================

pss:没肝了,最近都不会再开文或者更新了应该。我们年后再见吧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热度 118
时间 2018.02.14
评论(10)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