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迷宫/thominewt】后来的我

*主newtmas、微thominho,minewt提及的三角大法

*私心打了所有cp的tag,如果介意请尽快离开

*尝试了第一人称,可能过于文艺了。如果驾驭得不好请见谅

*刀预警!!刀预警!!刀预警!!

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

后来的我

by玖轩

1.

大家把这片海边、沙滩和石碑留给了我。

可能是Vince同他们说了什么吧。

但我此时只对这份体贴心怀感激。

篝火燃尽、朝阳升起之前,我需要这刻独处,来尝试寻获片刻我终此一生都无法求得的平静。

 

2.

凿下第二个字母“e”的时候,Gally来到我身边。

我认出了那个字母“C”的走向,我立刻猜到他想刻的是“Chuck”。

心中一痛。

苦涩的胆汁涌过喉头,又和唾液一起沉甸甸地倒流回胃里。

我几乎敲到了自己的手。

“即使你这么做,我也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不知道是什么驱策着我,因为说出这句话的我心里竟然没有升腾起愤怒,只有翻卷不息的哀恸。也许某一部分的我已经对自己承认,这不是Gally的错,这甚至不是任何人的错——可是人都需要恨着什么才能继续走下去吧。

 

如果已经不能再爱了。

 

“我知道。”Gally自嘲地挑了挑眉,“没指望这个。”

这次重逢后,他真的变了很多。

也许接近死亡真的能让人产生巨大的成长吧。

或者,Gally没有变。

只是过去的我太幼稚了,固执地相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没有更好的方法。而他们都太傻了,竟然追随着这样不成熟的我。

“Chuck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像弟弟一样。”Gally忽然说,想把话题继续下去的样子。

等等,这是什么诡异的走向?我和Gally什么时候竟然变成这种可以敞开心扉的关系了吗?

“我只是没想到,他最喜欢的哥哥却是你这个新来的菜鸟。”

哦,看来他不需要我的回答。

“我让他失望了。”

Gally最后端详了一会儿石碑上的刻痕。拎着工具离开了。

 

我们都让他失望了。

我想。

 

3.

Teresa跌进火海时,我是早有预感的。

她唯一的心愿就是研制出治愈病毒的解药,为人类的存续争得那一线希望,为此“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她背叛又拯救,她无私又残酷。她甚至不在乎自己是不是那牺牲中的一份子。

现在那份解药安然躺在我手心里了。

 

进入迷宫以前的记忆,只恢复了零散的片段。

但我始终感觉,她就像一个重要的家人。

然而我们终究朝向不同的选择,决绝走下去了。

所以注定也要拥抱着各自的遗憾和惋惜。

谁都无法后悔和回头。

 

4.

“Newt”刻到一半,我终于还是砸破了自己的手。

我没法不去想象Newt死前的样子。

青黑色丑陋血管一样的东西纵横交错蔓延在他全身的皮肤上,一团又一团污黑不明的液体物质从他看似瘦弱的身躯里呕出来。他向我扑过来,露出狰狞的利爪和獠牙,但他又叫我“Tommy”,一遍一遍,叫得我心都碎了,他对我说“kill me”。

炸弹爆炸的火光是暖橘色的,照在他柔软的金发上,看起来分明还是我爱着的那个天使般的少年。

可是他最后在我怀里冷掉,胸前插着我带来的刀。

脸上浮现出那种释然而满足的微笑。

他已经完全转变为黑色的眼睛大睁着。

仿佛在说。

看,Tommy,我果然还是让你安全活下去了。真好。

 

我想摇醒他,告诉他不要再睡了,这样一点儿也不好。

请不要这样对我,我没那么坚强,没那么勇敢,没法一个人。

我做不到。

请陪着我。

但我只能温柔捧着他的头把他放在冰冷的地上。

给他最后一个吻。

然后去做他一定不希望,但也许我早该做的事情。

如果不满意,就再跳起来阻拦我啊!

 

他一定会嘲笑我把他名字刻得那么丑。

我得说,这完全不能怪我。

毕竟失忆的我们忙着逃命忙着救人根本没有什么练习的机会不是吗?

是这个能写出一手漂亮花体字的人太犯规了吧!

这样我就不忍心用眼泪弄花他的信了。

 

其实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弄脏你的信的。

这是你最后留给我的东西。

我舍不得。

 

5.

我把Minho的名字刻在“Newt”旁边。

仿佛这样能获得什么安慰。

 

我们来晚了。又一次。

我好像总是差一点儿。Newt是这样,Minho也是。

WICKED抽干了他的身体,或者终于搅坏了他的脑子。

心电图拉平成一条直线发出刺耳的“滴滴”声,和那些回荡在这栋大楼里的警报声一起尖锐地击穿耳膜,直刺脑海。

Minho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不动像只是睡着了。

Newt立刻就哭了。

他踉跄地跪在Minho身侧,握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又用尽全力。

Newt连哭也是安静的,泪水无声在他脸上奔流,只是颤抖着,从胸腔里发出仿佛受伤小兽濒死前的呜咽悲鸣。

我猜自己的状态大概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我正凌乱地跪在另一侧。

 

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哀悼失去。

Jason拿枪在后面追着,随时都会破门进来突突了我们。

最后只有一个匆匆的拥抱。

 

我在Minho手心里发现一个他紧紧攥着的铁片状的物品。沾满了他手心里的血。

我把它和装着Newt信的项链拴在一起挂在脖子上。

Minho一定是趁看守不注意的时候想方设法从哪里得到了它,偷偷藏起来准备用来逃跑。

无论怎样的绝境,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反抗。

这就是Minho。

然而意外就是该死得会发生。

看守太紧,麻醉太多。

或者可能只是运气不好。

他没来得及醒过来。

于是就永远长眠了。

 

6.

我看见天光。

黎明到来了。

 

 

0.

后来的我,其实也没有过的特别不好。

我忙着和Vince组织避风港的建设,成立新的研究室来研究治愈病毒的解药。这次我们有充分的希望。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切慢慢上了正轨,开始组建回旧大路进行搜救的远征队。Gally对此表现得格外积极。而我已经不适合冒险了。

很多我认识的第一批幸存者都成了“伟大的英雄”,而我更是“英雄”中的“救世主”。

其实这有点儿奇怪的,因为我明明只是一个犯过很多不可饶恕错误的普通人。

 

我没有刻意想念什么,因为那些关于他们的细节总是不经意间隔着千山万水跑回来,点点滴滴,纤毫毕现。

我更不敢用力地遗忘,因为那是他们最害怕的事情,而我得替他们记得。

年少轻狂的时候,我们总以为快意恩仇是何等洒脱,我们可以为自由死、为真相死、或者为爱情死。

却不知道生命原来是这样世俗而天长日久磋磨人心的东西。

但这是他们最后留给我的东西了,所以我得活在这个躯壳里,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这样当我垂垂老去,一辈子过完的时候。才可以告诉他们。

天尽头的不夜城,我又替你们看过了。

可是这一生太短。

思念太长。

 

 

 

END



热度 70
时间 2018.02.04
评论(6)
热度(70)
  1. Chapter玟桥玖轩 转载了此文字
    心绞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