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迷宫/newtmas无差】后来的我们(一发完HE)

*一句话简介:如果Newt当时跟着Gally去拿血清,HE

码字的过程里感觉自己被治愈了。大概是我心里圆满的结局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码字的过程中出现了大量Teresa的戏份(放心没有感情线),不黑任何角色。

如果这会造成阅读的不适请速速离开。

ps:指路一个小迷宫的群:489767460

太太多粮食多,cp多,总有一款适合你!来吧!

 ==============================================

后来的我们

By玖轩

1.

“你和Gally去拿血清,我去救Minho。”得知Minho被临时转移到医疗部Thomas立刻做了决定。

这当然遭到了Newt 的反对:“不,Thomas,我跟你一起去。你一个人太危险了。”他剧烈咳嗽着,那一根根青黑色的仿佛曲张血管一样蜿蜒崎岖的东西,蔓延在他露出厚重守卫服外的一小段苍白的脖颈上,Thomas几乎能听见从里面传来不明物质涌动的声音,沉闷却轻微,仿佛血液在逼仄血管里奔流时的汩汩声。

“难道你不相信我肯定能把Minho带回来的吗?”

“我当然相信你。可是……”

“那你就留下来。”

“你休想我会让你一个人去冒险!”

……

都说Thomas固执地像头牛,Newt是他们中最稳重的那一个,真该让说这些话的人来看看Newt固执起来谁都劝不动的样子。

“我说,你们能快点儿安排好吗?!”一直忙着焊门的Gally终于听不下去了,在这种争分夺秒和死神赛跑的紧张空气里,为什么那两个人还能旁若无人般展开这种类似小情侣吵架“你听我说我不听我不听”一样的对话?他怒气冲冲朝两个人吼道:“我们时间真的不多了!”如果条件允许他一定会翻个大大的白眼送给他们。

Thomas 深吸一口气,“去拿血清,我保证一定会救出Minho。”他扳着Newt 的双肩,直望进他焦糖色的眼睛里,“Please,Newt. Please,for me.”

最后这句话Thomas的声音很轻,轻得像一片柔软的羽毛,却重重落在Newt的心上。他能感受到Thomas的手在他的肩膀上,那么用力地握紧,又止不住地轻轻颤抖着,颤得他心都要碎了。相比之下,闪焰症焚烧着五脏六腑的感觉都似乎不那么痛了。

当Thomas用一双小鹿斑比的眼神期冀地看着你,谁又能忍心拒绝他的请求?更何况,Newt从来都没法拒绝他的Tommy。

“好。”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却模糊遥远得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2.

电梯里,看着不断跳动的数字,Teresa开口说:“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Thomas?”

“什么?”

“让我研究一下你的血。”

Thomas有些意外,“到了这一步,你凭什么认为我还会相信你,让你对我做什么莫名其妙的实验?”他的枪口对准她。而她的眼神里没有任何恐惧,只有求知的渴望和求解的坚定。

从在最后的城市重逢她坚定地说我绝不会后悔,从她在Right Arm基地毫不犹豫叫来WCKD,甚至也许在更早之前,Thomas就该知道,他们的想法根本不会相同,为了更伟大的利益,那些牺牲者的哭泣,她注定只会听而不闻。而Thomas,敬畏每一个挣扎求存的生命,即使在某些人眼里,他们只如蝼蚁。所以无论再重来多少次,他和Teresa都还是只会做他们认为是对的选择。

终究是,道不同,不相谋。

“你应该很清楚吧,现在WCKD持有的这些血清,根本救不了Newt。” Teresa继续着她的劝说,她知道什么是Thomas的死穴,她有把握自己能说动Thomas,尤其是现在Newt不在他身边,再无人能左右Thomas的决意。真讽刺,她曾经真的以为他们才是密不可分的一家人,在WCKD,一起为了人类共同的未来和理想奋斗。而现在,他们只能利用这份亲近的了解,化为对准彼此的武器。

Thomas果然迟疑了,他不自觉地屈紧了握枪的手。

电梯忽然停住,Jason走了进来。

他们若无其事地聊了几句,Thomas不由庆幸守卫的服装都配备头盔和面罩。他摸索着电磁枪的扳机,强忍着心中巨大的恨意,他只对两个人如此深恶痛绝到产生杀意的地步,Jason正是其中之一。

他得想些什么,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他忍不住去想Newt。

他当然知道WCKD血清救不了Newt ,他还做不到自欺欺人到那种地步。彻底治愈闪焰症的解药尚未研制成功,而他绝不会赞同继续进行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当然Newt肯定也不会。所以不存在的,不会再有了,能够完全挽救Newt的药。但是万一呢,万一Teresa说的是真的,万一他的血真的有那么独一无二与众不同,万一这种传说中的奇迹真能神眷般降临。他难道能够放弃这种万一吗?

Minho被抓走的时候,Thomas失魂落魄,不顾一切地想要救回他。但当得知Newt感染了可怕的闪焰症,他几乎觉得天在他眼前塌掉了。

有那么一会儿,他的眼前漆黑一片,他的脑中充满空白的嗡鸣,要失去Newt的巨大恐惧深深攫住了他,让他濒临崩溃快要不能呼吸、无法思考。但他知道,他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恐惧和崩溃。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Minho,因为Newt只会比他还要崩溃、还要害怕。他们得撑下去,他们能熬过去,他们共同的朋友还需要他们,他们谁都不能失去谁。

他想活下去。他想要Newt一起活下去。所以无论是哪种微弱得随时会熄灭的希望火苗也好,他会不放手地牢牢抓住,像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Teresa。”一离开Jason的视线,拐入医疗部的走廊,Thomas就对Teresa说,“我可以让你研究我的血。在你带我找到Minho以后。”

“成交。”

3.

找到Minho没有花费什么力气。

不愧是Minho!他凭自己智勇从实验室逃出来,冲到走廊上,一路打倒了遇见的两三个护卫,但更多的守卫持枪包围过来。

Thomas见状抢先一步做出制住Minho的样子,同时低头附耳轻声告诉Minho,“Hey,it’s me.”Teresa则镇定地对其他人说,“这个实验品就交给我处理吧。”

“Teresa小姐,可是Jason大人说……”那个刚刚赶到,看起来之前被Minho修理得很惨的小头目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被Teresa毫不留情的打断。

“我不管Jason说了什么,总之人我带走了,有什么意见让他亲自来找我。至于你,最好还是考虑一下怎么向他解释这个珍贵的实验品差点儿在你的监管之下逃掉的事实吧。”

一直到跟着Teresa进入她的实验室,Thomas才放开对Minho的假装钳制,而Minho也终于忍不住了:“Thomas!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这个叛徒一起出现在这里?!”

“你最好快点儿让我给你抽血,我可不保证Jason找到这里需要多久。” Teresa拿出一整套工具催促Thomas说。

“我们来救你。但是Newt感染了。”Thomas一边快速对Minho解释当下的状况,一边挽起袖子把胳膊递给Teresa。“我需要知道我的血能不能救他。”

“我明白了。”Minho沉默了一会儿,拿起Thomas的枪,走到实验室的门边。他的朋友们为他义无反顾的来到这里,而他也知道现在什么是他能帮忙的。

4.

获得血清和转移被关押的免疫体质少年少女们的过程顺利得不可思议。

可能是Tommy那边搞了什么大动静吸引了WCKD的全部注意。Newt想。

他胡乱地用注射器在自己身上扎了一针,晃了晃头试图让被病毒烧得发疯的脑袋集中更多的精力。“我回去找Thomas。”他伸展了几下手臂,感受着对身体所剩无几的控制力。

如果今夜就是终点,如果他的结局只有死亡。

他得在死前到Tommy身边去,陪伴他,帮助他,看他最后平安顺利。然后,Newt会远远地离开他,到一个不会伤到任何人的地方,用最后的意志,结束这一切。

“等等。”Gally喊住他,“我和你一起去。”

Newt用已经有些充血的眼睛看着Gally。他想起以前在Glade的时候,他们和Gally的关系其实也没有那么差,Minho和他一起探索迷宫,Alby和他一起商量过人员管理的问题,而他和Thomas,在篝火晚会上一起喝过Gally酿的酒,虽然那味道一言难尽差劲透顶。

他想命运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它在你一无所知的时候给予你大把可供挥霍的选择,又在你终于拼命想要抓住什么的时候,宣判永远剥夺你拥有的权利。

“走吧。”

 

远远就看到两个人影从WCKD的大楼里跳下来,真是典型Thomas式的疯狂。

Newt刚摘下头盔,就被从水里爬出来的Thomas湿漉漉抱了个满怀。“哈哈哈,Newt我拿到了!我做到了!哈哈哈哈……”

剩下同样湿漉漉的Minho呆呆地和摘了头盔的Gally大眼瞪小眼,怀疑自己可能真的终于被WCKD的实验搞坏了脑子,而这一切全都是幻觉。“我明明在你的胸前开了个大洞啊。”

“……”Gally真是对这帮人服气了,怕不是三个傻子,这样以前竟然会把这三个傻子当做对手的自己就显得更傻了,而最傻的部分是在那场莫名其妙的较劲里输掉的竟然是自己。“得了吧,谁还没当过几次坏人?”

由于闪焰症而被放大的嗅觉和听觉,一时之间让Newt感到铺天盖地全是Thomas的气息,他爽朗的大笑,和胸腔里那颗鲜活跳动的心脏,鼓噪不安的声音。被这样包围着,仿佛也能体会到同样的欢欣。正是Thomas这样不讲道理的感染力,让进入Glade后前尘尽失的Newt在挥之不去的缺失感里,找到渐渐被填满的部分。

Newt拍着Thomas的背,像安抚躁动的小动物,“Tommy,你拿到什么了?”

“药,我拿到了。彻底治愈的。药。”Thomas松开Newt,朝他晃了晃紧紧攥在手心里的小蓝瓶。

“什么?!”Newt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嘿,真抱歉打断你们这感人至深的重逢。”Gally这次终于能对着露着一口白牙傻笑的Thomas和一脸呆滞的Newt翻出他的白眼,“但是我们得走了。WCKD正在过来。”

5.

Laurence带着他的城市反抗组织攻打了进来,而他们在一片纷飞的战火里坐上Jorge开来的飞船,把一片火海里这也终将化为焦土的最后城市抛在身后。

 

后来的他们到达新大陆,建立了避风港,靠着那一瓶血清研制出病毒的解药,把一排排海边的茅草屋发展成高楼林立的城市。

也许到某个他们都头发花白牙齿掉光的时候,在黄昏的海边,Newt会告诉Tommy关于那封最终没有寄出去的信。

而Gally大概也可以和小朋友们讲起故事,关于一群一无所有的傻子为了不再失去什么而努力与命运抗争,最后却成为时代的英雄。

“但他们还是一群傻瓜。”



END

后记:

打下“END”的时候整个人突然从一种看完3以后紧绷的状态里获得了一种释然。我想这大概就是他们了。他们所值得的,一切最好的。

在写文的过程里我几乎要相信这些就是发生的真实了,所以请不要叫醒我。

之后应该陆续还会产出,脑洞反正列了一堆,文,包括还有MV什么的糖刀不定。

小迷宫真好吃。Thomas 、Newt、Minho真好吃,还有新被卖的Gally/ Minho安利也好吃。我爱他们一辈子。

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



热度 307
时间 2018.01.30
评论(27)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