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狄仁杰/狄辰】允你情真 楔子

本文又名《盛世黑莲的自我修养》、《炮灰反派上位记》、《爱人喜欢精分我也很绝望啊》、《818白衣神判和狄仁杰大大你知道不知道的爱恨情仇》

平行世界型重生,非典型性洗白

私设多,滤镜厚,实力辰吹,放飞自我

三观不适者勿入,雷者自行点左上角关闭。拒绝谈人生

靠爱挖坑,随缘更新

如果以上都OK,欢迎阅读,感谢支持

==============================================

楔子

一点昏橙的暖光在前方忽明忽灭地摇曳,他拎着食盒跟在提灯佩刀的狱卒身后,走向阴冷幽暗的地牢深处。

最内侧一间牢房,蒋昊辰正坐在干枯的草垛上,翻阅着手里的一册古籍。月光透过窄小天窗射在缚紧他手足的玄铁锁链上闪出锋锐的寒芒。这位昔日倜傥无双的“白衣神判”,明明身处陋室,穿着浆洗到泛灰黄的麻布粗服,前襟上朱砂写着血色的“囚”字,依然能像在自家庭院里焚香品茗般沉静,举手投足间透出使人目眩神迷的写意风流。

狄仁杰一直觉得,蒋昊辰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美感,这种美不仅来自他俊美无俦的精致容貌,来自他文治武功的华彩卓然,更直接来源于他迷人的灵魂。像会上瘾的慢性毒药,在真正致命以前,你明知道它的毒,却放不掉它的魅。

“狄大人,请。”引路的狱卒打开铁门将狄仁杰请进去,又立即上锁。“明日卯正,再来接狄大人。”

“有劳。”狄仁杰礼貌致意。

他便提着灯按原路折返回去,像暗夜阴影里沉默的鬼魅,渐至不见了。

蒋昊辰直至那灯影消失,才开口说话:“怀英,你来了。”他放下手中的古籍展臂相迎,如同招呼久别登门的故友,“快过来坐。可带了酒?”双眸里倒映着一整个星河的清辉,有一种纯然的欣喜和残酷的纯粹。

“昊辰……”狄仁杰心中一悸,随后一痛。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想问。今夜有酒有月,我们何不畅饮一番?天明之前,你但有所问,我知无不言。”蒋昊辰也在观察狄仁杰,他双目充血,目下乌青,色如冥纸。宫变至今短短三日,他这个大功臣竟然比自己这个阶下囚还要形容狼狈。“怀英,你可还信我?”

“信!我信……”狄仁杰终于再也忍不住,大步上前握住那只伸出的手,眼中落下泪来。

 

……

“听说,两个能一起喝酒的男人,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你说,我们两个算哪一种?”

“……我本为李建成之子……”

“……今日能因心有恻隐许你高官厚禄,明日便能视作威胁把你碾落尘泥。雷霆雨露,帝王之威,莫过于此。……”

“……什么命中注定?我偏要先下手为强,反了这天去……”

“……杀你?我没想过……有时我简直恨死了你的智计无双……”

“怀英,我当你是唯一的知音。”

……

长夜漫漫,终有尽时。

狱卒如约来接狄仁杰出去。

蒋昊辰负手而立,背向牢门和狄仁杰,看透过狭窗的一寸天光。

这一别便是永诀,而蒋昊辰不会再回头了。

他们在很多年前就选定了要走的路,只会沿着各自的方向矢志不移的走下去,就算万劫不复。

所以狄仁杰也不会回头。

 

永徽三年第一场雪花落在狄仁杰的肩头。

他顿了顿脚步。

“怀英,若是我的扇子还没有被销毁,你就留着它,做一个纪念吧。它的名字叫应悔。”

应悔。

有些事就算明知道今后必然会后悔也还是一定要做。

哪怕从此之后,碧海青天夜夜心。

 

=======================================================================

(ps:最后一句引用了晚唐诗人李商隐的诗,但请看官忽略唐初它还没被写出来的bug吧,反正嫦娥奔月的传说是自古都有的。)


热度 27
时间 2017.12.17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