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友卯】末闻纪事3

末世au

丧尸病毒抗体实验品郭得友X研究员丁卯

有部分设定参考了电影《移动迷宫》,为避免以后产生误会在此说明

*国庆假期出游,下次更新10.5 双更

1  2 

==============================================

Chapter3

末世历35年6月27日 研究日志X

梦是一个人与自己内心的真实对话,是向自己学习的过程,是另一次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人生。实际上,梦是一种愿望的达成。

                                               ——弗洛伊德

丁卯一路小跑进房间,卸下随身背的恒温箱放在工作台上,一手点出全息投影的日程清单浏览,一边飞速处理着实验试剂。

直到把药剂放进速热炉,丁卯方松了口气。他讨厌不守时。而那个难明所以的梦和偶遇的崔疯子一起搅得他更加心绪不宁。他这时才觉出实验室里静谧得过分了。

往日从他一进门就开始兴致勃勃聒噪不停的郭得友,今天沉默地躺在实验台上,望着横梁,两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即使单口相声听久了也会产生惯性,更何况对丁卯来说郭得友总比那些逼仄压抑的同事是好的偶尔聊天对象。自己是不是也该关心慰问一下郭得友的心理状况?他想。无论从实验目标还是聊天对象的角度。至于身体情况——他扫一眼仪表盘就知道对方有多健康了。

“你会做梦吗?丁卯。”

“什么?!”本来还游神的丁卯,几乎立刻集中起注意,一瞬不瞬盯着实验台上的郭得友,想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未卜先知的本事,又或者突然变成了丁卯肚子里的蛔虫?

而郭得友只是卧在那里,连姿势都没变。

“我昨晚做了个梦。”

丁卯心弦一颤,下意识屏住呼吸。

“我很久没想起来了。”

 

郭得友一边象征性拉紧了并不能阻止刺骨寒风倒灌进脖子的破旧围巾,一边用力揽着顾影挡在风来的方向,仿佛这样就能将身上的温度传递过去,让她感觉更暖一点儿。

他们一动不动,眼也不眨地盯着破了洞呼呼漏风的窗户往外瞧。

原来的聚居地被丧尸潮摧毁了,一群幸存者商量着往北走,投奔最大的中央基地去。妈妈带着他和妹妹也在其中。因为丧尸、酷寒和饥饿,他们的人数不断减少,而随着得到更多关于中央基地的消息,妈妈却带着他们离开了队伍,躲在这个偏僻而荒废的小镇上。

中央基地是什么?为什么他们本来要去,但现在又不去了?郭得友还不太明白。在他幼小的世界里,只有妈妈、妹妹、饥饿和寒冷是清晰的,连末日、丧尸、死亡也懵懵懂懂的。所以妈妈说,藏在这里不要动,照顾好妹妹,等她回来。郭得友就会在这里照顾妹妹,等妈妈回来。

身体已经养成习惯,所以大脑几乎感觉不到饿,但他们确实快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郭得友感到顾影靠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又沉了沉。她快坚持不住了。

门忽然被打开,他们母亲捧着一个豁了口的碗走进来,脸上洋溢着欣慰喜悦的笑容。

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背后,面目狰狞的丧尸张开了闪着寒光的利指獠牙。

 

“后来呢?”丁卯知道郭得友现在既然好端端在自己面前,当年那个闯进屋里的丧尸就一定没能伤害他,但丁卯的心依然随之揪紧了。

 

后来。

政府军顺着丧尸的足迹持枪冲进这间房子的时候,郭得友和顾影团缩在角落里,正你一小口,我一小口吃着那碗又干又冷快见了底儿的饭。

在房间的另一端,躺着一个脑袋被砸碎的丧尸,和一个拧断了自己脖子的女人——她面容发青,眼眶凹陷。

 

寂静。

令人窒息的沉默。

丁卯恍惚能看见当时的情境,一位值得尊敬的母亲,在即将变成丧尸的生命尽头,用她所剩无几的理智拧断自己的脖子,只为了孩子们,在这残酷世界里,那一点活下去的微茫希望。

他忽然理解了郭得友对“吃”的执念。

“叮”。速热炉发出贴心的提示音。

丁卯背过身去,正好避免看着郭得友的眼睛——充满心事深藏和空洞茫然矛盾的眼睛。

“那你妹妹,”喉咙晦涩,眼睛发酸,“你妹妹现在还好吗?”他知道自己问的,是多么愚蠢的问题,却忍不住。

“大概也在某个实验基地里吧。”郭得友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去看丁卯忙碌的背影,他知道这个躯壳里住着怎样善良坚韧的灵魂,“或者,已经离开这里,过上平安快乐的普通生活。”

眼里的温柔,一闪而逝。



热度 20
时间 2017.09.27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