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友卯】末闻纪事 2

末世au

丧尸病毒抗体实验品郭得友X研究员丁卯

有部分设定参考了电影《移动迷宫》,为避免以后产生误会在此说明

如无意外每周日晚更新

1 

==========================================

Chapter2

他走在充斥着巡逻机器人的走廊里,路过一扇扇除了编号完全相同大门,它们嵌在雪白的墙壁上反射着金属冰冷的色泽。头顶,白炽灯明晃晃投下惨白的光芒。

他步履极轻,但因为长廊的空旷和太过安静,反而能听见脚步幽幽的回声,“啪嗒、啪嗒——”。

一扇大门猛地被打开,他差点儿迎面撞到人身上,浓郁腥臭的血味让他捂着鼻子紧往后退了两步,皱起好看的眉头。

“哪个不长眼的……”那人怒得暴跳如雷,双眼闪着凶光,不过看清了他以后,反而顿住,“怎么是你?”露出一口焦黄发黑的牙齿。

怎么是你?我也想问呢。“崔疯子,”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别挡路。”

崔疯子姓崔,因为为人处世极为嚣张搞起研究更是不计后果思路疯狂而被叫做“疯子”,久而久之本名便不可考了。

“我听说你已经研制成用实验体提取液溶解丧尸病毒的试剂了?”崔疯子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那真是恭喜了,连教授知道以后会嘉奖你的。”与其说是恭喜,更像一头张开獠牙欲择人而噬的猛兽。

他垂下眼,故作懊丧地说:“供给实验的病毒只是最低活性,放任不管也会慢慢溶解的。远谈不上成功。”

“我很遗憾。”如果你的语气听起来不是那么幸灾乐祸我可能会更相信一点儿的,“不过你还年轻,不用着急。”

“那么,请你让开,我还有实验赶着做。”

他终于摆脱纠缠,推开331实验室的大门,比平时晚了近一刻钟。

男人为此停下在横梁上练引体向上动作看了他一眼,但立刻又转头回去继续了。他注意到男人微皱的眉,应该是闻到自己从崔疯子哪儿沾上的血腥气了。

“早上好。”他笑着打招呼。

男人没有说话,默默做完最后一个拉伸,走到墙角的实验台上熟练地把自己铐起来。——是他专门为男人申请的,让男人可以在这间属于他的实验室里得到稍微“自由”的活动——当然如果男人试图做出什么危害他或者实验基地的事就会立刻被隐藏在墙壁后的激光武器打成筛子的。

他已经习惯得不到回答,只是继续摆弄着器材闲聊:“我今天来迟,是遇见崔疯子了。你应该认识他,至少听说过。他一直看我不顺眼,因为我比他年轻资历浅在研究中心的地位就和他一样了。而且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如何让人控制丧尸军团,而我只想治好他们。”说到这里不知触动到什么,他语气低落下来,“崔疯子觉得我是故意跟他对着干。”

“嘿,别乱动,”他说着,手里操作着他的仪器从男人后腰扎进去,“抽髓液一次已经够疼了。”

他将采集到的髓液标本放进恒温箱,这时他的通讯器响了。那上面显示的名字让他心里一阵烦躁,但又不能拒接。

“我以为刚才已经和你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你又搞什么鬼?”

“来330。快点儿!”隔着虚拟全息面板都能感受到崔疯子的欣喜若狂,“我必须要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成功的!”说完也不等他回话,就挂断了通讯。

他抹了一把脸,向背对着他侧卧的男人说:“我得去看看崔疯子在发什么疯,我会尽快回来。”想了想又补充说,“如果你需要,可以穿一会儿我的备用实验服。”

 

他到了之后才发现,崔疯子为了满足自己的实验需求,命令凿穿了325到330之间的墙壁。现在崔疯子兴奋地站在场地中一个巨大的笼子面前,指手画脚说着什么。他注意到,对方几乎叫来了今天在基地的所有研究人员。

“……特种兵器、丧尸军团,是怎样建成的!今天,我要让你们亲眼见证这个伟大的时刻!感到荣幸吧!哈哈……”

笼子里捆绑着几个他叫不出名字的实验体——他们原本是先天免疫者——在崔疯子的命令下,几个助理研究员开始给他们注射。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们麻木的脸上全都浮现着痛苦的神色,青筋暴起扭曲抽搐,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嘶吼。

他眼看着他们慢慢变得像外面被感染的那些丧尸一样,青面獠牙、眼眶凹陷、双目外翻,不,甚至还要夸张,他们有的面部覆满了鳞片,有的长出野兽的爪掌——鬼知道崔疯子究竟搞了些什么配方?然后,过了很久才终于安静下来。

“解开束缚。”崔疯子下令。接着,在他的指挥下,几个实验,或者说变异体们提线木偶一般照做着。

“哈哈,成功了!我成功了!”整个实验室里回荡着崔疯子志得意满的张狂笑声。

几乎有一半人沉浸在和崔疯子一样的欢呼中,剩下的或者震惊,或者麻木,他站在恒温控制的实验室里,心却沉进深深不见天日的湖水,身体好像变成风洞吹着腊月严寒的冷风。

他想跑,跑得越远越好,逃离这一切错乱荒谬。脚下却动不了。

“啊——”突然,尖叫打碎这一切。

一个实验体扑上去,咬断了离他最近研究员的喉咙。

瞬间全乱了套。

实验体们撕碎了笼子,发动着无差别攻击;研究员们忙着逃命;全自动激光武器完全触发,但变异了的他们个个身手矫健,闪避着攻击,反而不少研究员因此丧命。

他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转身向门外跑去。

他在那条光线惨白,墙壁惨白的走廊上用尽全力地狂奔,他知道有一个变异人就追在他的后面,并且越来越近,他听得到脚步声,他听得到锋利爪子刮在墙壁的刺耳摩擦声。

他其实不知道自己还能跑多久,再说他要逃到哪里?哪里才是安全?他只是下意识朝着一个方向跑着,他还不想死——他曾经答应过——

他打开331的门。

“怪人”在他背后劈下爪子。

“哐!”“砰!”

斜地里伸出椅子拍飞了变异人,实验室的合金大门在他身后牢牢关闭。

“丁卯,你怎么样?发生什么了?”

他惊魂未定地抬起头,那个认识了一年多的男人扔下手中充当武器的椅子,扳着他的肩膀终于开口和他说了第一句话,声音和他想的一样低沉带着磁性的好听。

自己的备用实验服男人穿着仿佛小了一号,紧紧绷在身上,那双像夜空又像大海一样深邃的眼眸里此时此刻带着亟待确认的担心与焦急。

他突然觉得委屈。眼泪不争气得扑簌簌往下掉。他开口想说话,却弯下腰去大口大口呕吐起来。

 

丁卯猛然睁开眼睛。

闹钟“叮铃铛铛”锲而不舍地响着,时间显示是早晨七点。

在这个全封闭式的研究基地里,终年不见天日,又何谈分得清白天黑夜。

“静音。”他说。房间里便彻底安静下来。

他抱过放在床头的头骨标本,只有这才能让自己全然安定下来。他应该是做了个很长的梦。但现在完全不记得了。只剩下那些歇斯底里的复杂情绪还牢牢盘踞在身体里,挥之不去。像冰冷不见天日的湖水,狰狞可怖的黑暗,四面透风的墙。

他走在灯光、墙壁和大门具是苍白的长廊里。鞋底敲在光滑不知材质的地面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一扇门在他前面突兀地打开,他停下脚步,很不情愿地和对方打了招呼。“崔疯子。”

崔疯子看见他也是吃了一惊。“你怎么还在这儿?!”据说因实验事故毁容的那半边脸上,全是猛兽择人欲噬的凶恶光芒。

莫名其妙。“我一直都在这儿。”丁卯只当崔疯子又失了理智。

丁卯本以为要纠缠一番才能前往实验室了,毕竟这个崔疯子一直和他不对盘,但想不到这次对方竟然主动让开了路,嘴里嘀嘀咕咕着一些叫人听不懂的话。

“在这儿好。嘿嘿,在这儿好……”



热度 25
时间 2017.09.17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