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辉/蓝邵蓝】千更灯火

后来,蓝博文还是收到了邵志朗说的那张机票。不过地点不是马来西亚,而是去新加坡的。
警方查封德茂大厦的时候在少爷房间里找到,放在一个限量超人手办盒子里,压在手写的生日贺卡下面。
原来我的生日快到。蓝博文想。我早都忘记了。
眉眼青葱的年轻警员把文件递给他签字,一头雾水看他不明所以地笑起来。
一家盈利尚可的IT公司,几个背景清白的保镖,一间临海的别墅,蓝博文到的时候妹婶和文文已经在这里等他。
很难想象这一切妥帖的准备是那个外在形象放浪不羁,发起狠来嚣张到有些莽撞的邵志朗做的。
再仔细一想又不奇怪。他兼职是个黑客,没点儿耐心细致怎么当得了。
他本就是个心细如发的人。只是伪装面具戴久了,渐渐连自己也摘不下来吧。

文文拖着不太方便的腿一挪一拐地扑到他怀里问:蓝哥哥,少爷哥哥为什么没有一起来。

少爷哥哥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他会一直爱着文文,守护文文的。预想很久的对白终于派上用场,他神无异色声音亦不会颤抖,只是衣衫下绷紧的肌肉还泄露着情绪。

Qsir曾提议恢复他警员的身份,扳倒德茂的功绩也足够升职加薪,平步青云。蓝博文拒绝了。

他过着当初向邵志朗描绘的生活,开开跑车泡泡吧。

他当时究竟为什么鬼迷心窍,自以为这就是为邵志朗安排的最好生活。

日复一日,殊无意外,寂如死水地活着,连他现在这样无欲无求的人都会觉得疲软而无聊,更何况从来耐不得寂寞的少爷。他拒绝自己的提议当真是理所当然。


对于邵志朗,蓝博文没有刻意去想念,也没有很用力地遗忘,只是所有那些有关于他的细节,总是不经意间隔着千山万水跑回来,一点一滴清晰得纤毫毕现。于是整夜整夜睡不着,坐在书房的落地窗前摆弄着超人模型,看千家灯火次第熄灭到晨曦乍亮,死灰般的心持续着痛如刀绞。

纠缠困扰很多年的烟瘾突然就戒掉了。他不敢死,他要健健康康地活。他怕无人照顾妹婶,怕无人看护文文,怕无人再忆邵志朗。

他的生命是少爷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留给他的东西,他一定会如他所愿地把自己困在这个躯壳里,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他有时候想得太投入,甚至会恍惚以为那天拼尽全力推着伍佰摔到街上一起被汽车碾过的人是自己。少爷走过来在一片血泊里拉住他的手,烧得发亮的漂亮好看眼睛里挂着将落未落的泪水,而他终于说了那句我爱你。

轻如鸿毛。

他知错了,他后悔了。如果时光当真可以重来,他想告诉那一天那一刻的邵志朗和蓝博文,我们谁也不要为谁死,而应该为了彼此好好活下去。

两个人,一扇门,才是我们。

不要从此后,山水兼程,风雪夜归,千更灯火,徒留一人,孑孓独活。




热度 20
时间 2017.08.19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