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戬空】夙-上

*悟空传电影和原著混合捏设定,捏其他神话传说设定,有私设

*除了“神”这个广义的象征,不黑任何角色

===============================================

【悟空传/戬空】夙

By玖轩

01

杨婵坐在屋前一截窄小的回廊上眯眼看天。

傍晚西斜的日光给天空渲染上大片大片的暖橘色。院子里,几只家鸡悠然扑棱着翅膀。微风轻晃,屋檐下垂挂的贝壳发出“铃哒铃哒”的声响。

某一刻,正拢起宽大手掌专心给妹妹编着头发的杨戬,忽有所感地抬起头。

原本空无一人的院子中,一个黑色的身影渐渐显现,仿佛光束尘埃里尘埃浮动而出的幽灵。她的脚边,那只往日最凶戾的雄鸡早俯下身子,头埋进翅膀里瑟瑟缩成一团,看起来比最愚笨的鹌鹑还乖巧。

“嘶——。”杨婵的低呼打破了因为这个女人出现而凝滞的空气。杨戬不自觉收紧的手指扯痛了妹妹的头发。

这和他恫吓退却的魑魅魍魉、血勇战胜的盗匪宵小都不一样,杨戬想。

她目光扫过歪斜的篱笆、半塌的磨盘破败的木屋直落在杨戬身上,却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形同虚无。

“你,跟我走。”她的声音,像隔着凉薄的雾气传来,如同最纯净的冰雪一样冷硬。

没有情绪,也不容违逆。

杨戬只来得及把赶集市买的新绢花,塞进杨婵手心里。

她是某种未知的神秘,带着那些在浊水奔流灌江口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庸碌凡人,永远也无法企及的高高在上。

后来,杨戬知道,那就是神。

02

阿紫又拉着杨戬坐在尚膳堂偏殿的飞檐上看晚霞。她第一次神神秘秘带杨戬来的时候,说这里是天机处看晚霞最漂亮的地方,语带夸耀,神飞色扬。

“很无聊吧。”

“什么?”

“总是陪我看云,很无聊吧。”小小的少女环抱着膝盖,头埋在膝弯里直勾勾盯着那片火烧火燎的霞云。

杨戬想告诉她自己并不觉得无聊,阿紫却像不需要他的回答,自顾自说了下去,“二郎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看晚霞,”她捻着衣角停顿了一下,“只是看到它们,想着做一片晚霞,能看很多漂亮的景色,也成为别人独特的风景,自由自在的。就觉得,什么烦恼都消散了。”

你不知道,你当然不知道。

阿紫眺望着天边的脸上满是安宁淡足的神情。杨戬很少能见到。

于是那些永远无法说出口的话,陡然下沉,重重哽咽在喉咙里,腐烂在心里。

你不会知道,你本只是天边一片霞云,上圣天尊分一缕神气,再捏一个人形,就成了她的“女儿阿紫”。

她什么也不知道,所以才会为了“母亲”的泠然疏离而黯然神伤,会为了一点儿爱看晚霞的喜好困惑不已。

 

他以前也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记忆里没有父母没有哥哥,却还记得自己是二郎。不知道为什么额头上要有一个像眼睛的疤痕又或者是胎记,为此他被视作不详的怪胎,只能连累妹妹杨婵陪他从一个村子到另一个村子流浪。

说是流浪,可与杨婵相依为命的十多年,兄妹俩终究也没绕离开灌江口日夜呼啸的潮湿泥沙气息。那气味并不好闻,却纠缠着生命轮回的味道,生生不息。

后来,上圣天尊带他进了天机处,他开始知道很多事情。

他母亲叫瑶姬,玉帝的妹妹,父亲杨天佑却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神凡私通乃禁忌,玉帝一怒,雷倾九霄、赤地万里、血流漂橹。他父魄散魂飞,他母永镇桃山,兄长尸骨无存——

“这就是命运。”上圣天尊说,“是天注定的路,是为了三界的平衡,众生的福祉。”

这不对。杨戬想。

若是命由天定,如果天命不允许神和凡人相恋,那瑶姬便不会遇上他父亲,即使遇上了也根本不会相爱——可见命中注定这回事,就和鸡先生蛋还是蛋先生鸡一样扯淡。

“你原本非人非神,却生有天眼。只有彻底开了天眼,你才能成为真正的神。你需勤加修行,争取早开天眼,成就神位,顺应天命。”

“杨戬遵命。”他拱手应答,眉眼低垂,脊背却挺得笔直。

上圣天尊在心里皱了皱眉。这杨戬身体里神与人混杂的血液,到底流淌不出纯净的仙风道骨,和她那顽劣不堪造就的“女儿”一样,学不会驯顺谦恭。罢了,索性她需要的也不是他的俯首帖耳,只要达成……余下的不过是些无伤大雅的细节。

“下去吧。”

说完,上圣天尊就闭目入定了。

杨戬从这间金碧辉煌到有些刺眼的宫殿离开。

 

一无所知那种痛苦,杨戬很早就明白;但比别人知道得都多原来也是痛苦,他后来才渐渐明白。

杨戬能看到很多别人,甚至神都看不到的东西,包括心的颜色。人说谎的时候,心会一闪一闪的。所以杨戬清楚这世上有多少虚伪和谎言。

他曾以为这便是多知的极痛,却也甘愿这能力叫他明辨黑白,永不会受骗。

直到他遇见神。

神说谎的时候,没人知道。

因为神,根本没有心。

这样的神,这样的神——这时的杨戬还很年轻,还没学会后来的沉稳内敛,八风不动,他攥紧拳头直到指甲都戳进血肉里才克制住全身的颤栗,——如果成神就是把心丢掉,这样的神他是绝对不会当的。

 

红霞一点点落下去,直到看不见。

天机处的天,却永远不会暗。只因这天上,是仙界,是神的领域。神即是永恒,所以神域永远是无瑕,终年不散的神光一遍遍涤荡着这里的一切。

霞光落尽的时候,阿紫有片刻失神,随后她仰起脸来用力地微笑了。

“二郎哥,回去吧。”

阿紫叽叽喳喳地说着今天的功课,班上的学生,“……那个什么巨灵公子,眼睛简直要长到天上去了,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哼,看我迟早收拾他……”

“嗯。”杨戬一如既往的沉默,偶尔应一两声,表示自己都听到了。

他本该一直陪在妹妹杨婵身边的。她是那么单纯,那么善良,相信着世界上的一切美好,他得要一辈子保护她才行的。

上圣天尊却改变了这一切。

“不用担心你妹妹,她现在在天庭,我也会找人多照顾她的。”

异地相隔,互为质子,重逢之日,缥缈无期。

但是不知何故,她女儿阿紫偏偏成为整个天机处唯一有心的“人”。

“阿紫。”

“二郎哥?”

“你要认真修炼。”哥哥对妹妹,一般都说些什么?“不要总想着惹是生非……”谁欺负你了一定要告诉我。

“哎,二郎哥,你这是怎么了?”阿紫忽然一步冲到杨戬身边摸上了他的额头,“没生病啊,怎么突然听起来和我娘似的。”放下手又扁了扁嘴。

“阿紫,”杨戬拍了拍她的肩膀,“听话。”

漆黑如夜的瞳仁如同黑洞席卷走所有的毫光,他看着她,却好像透过她看到了什么遥远的地方。

“哦……好。”阿紫不明白,杨戬明明勾起嘴角微笑了,却显散发着那么悲伤的味道。

03

于修炼一途,杨戬颇有天赋,他才学了几年,天机处除了上圣天尊便再没人能打得过他。

上圣天尊却对他很不满意,因为杨戬始终开不了天眼,上圣天尊隔三差五就把他叫去训话。

她对阿紫也不满意。修为太差,辱没脸面。

阿紫修为差,完全是因为贪玩儿和逆反。

小姑娘其实一直渴望母亲的关爱,偏偏上圣天尊对她一直不冷不热,整日就是闭关修炼,偶尔出关见上一面,说不了两句话就开始批评教育她不思进取。一个不容忤逆一个抵逞倔强,相处起来当然是干柴烈火易燃易爆不欢而散。

你越看重我的修为我偏不修炼给你看哼。

随意练几个法术,偷跑到凡间玩耍。

她游荡在山水之间,帮助凡人解决力所能及的烦恼,也不求什么回报,只要看到他们老老少少得偿所愿的幸福笑脸,就觉得生活是有意义的。

 

这份偷来的安逸,终于还是出了事。

“那些凡人,究竟做错了什么?要劳您上圣天尊大驾,屠村夷族?”

“他们胆大包天,竟敢信奉魔王,罪大恶极。”

“他们穷得一年到头连肉都吃不上几顿,就是偷偷供奉一块木牌,难道就能反了这天吗?我不服!我不服!”阿紫跪在地上大呼。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保持着知觉,为什么还在思考。无数爆炸,凄厉的惨叫,冲天而起的火光甚至盖过了太阳温暖的光芒。人们的死法千奇百怪,尸体碎块飞得到处都是。视网膜上停留的是铺天盖地浓得化不开的血色,一辈子都无法洗尽。

她流干了眼泪。

杨戬跪在她旁边,看见上圣天尊握紧权杖的手掌。“此事皆因我一时心软放阿紫下界而引起,请天尊重罚杨戬,放过阿紫。”

“你们两个,都太让我失望了!”上圣天尊转过身去,似乎失望至极,不愿再看到他们。“杨戬,罚你到人间修行一百年,给我看清楚,想明白,怎么才能打开天眼,成为神。”

“杨戬遵命。”

“至于你,”她的权杖点了点地砖,“罚你静室禁闭修炼百年,一步不许离开。”

 

“二郎哥,我决定了。”送阿紫去禁闭室的路上,她突然开口说。

“嗯?”

“我以后,好好修炼,一定要成为很厉害的神。”仿佛一瞬之间长大了,阿紫眼中闪烁着坚毅的光,比天河里星辰砂还明亮,“这样,我才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帮助需要我的人。”

“那我也会一直保护你的。”杨戬说。保护你,直到你的“心”再发不出好看的彩色光芒,直到你真正成为神,为止。

04

上圣天尊说,神是无欲无我。

她是骗子。神只是没有心而已。

为什么神总是以为只要看过的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够多,人就会放下执着呢?所以别说游历人间一百年,便是一千年,一万年,他也不会选择放下。

“小白,你说我们去哪里呢?”他漫无目的在人间游荡,偶尔同他的狗说话。

哮天“汪汪”叫着,大概是回答。

杨戬想去桃山看看母亲。按照妹妹出生的情况,杨戬小时候应该见过瑶姬的。但在他的记忆里真的一点儿母亲的模样都没有了。她美丽吗?大抵是美丽的,像杨婵一样。她温柔吗?慈爱吗?她是否知道千辛万苦生下的三个孩子要在吃人的世上遭遇这么多磨难?她如果知道,又为什么一定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和父亲在一起?是因为爱情吗?爱情究竟是什么?

但他不能去桃山。上圣天尊和玉帝都会生气的。

他们一不高兴,杨婵可就要受苦了。

同理他也不能去看望妹妹。

杨戬调转云头往东飞去。

据说那个掌掀凌霄殿,脚踩南天门的石头魔王,陨落后身体的碎片化成了花果山,就在东边儿的大海里。

 

山势高耸巍峨入云,海波涌着雪浪拍碎在岸边嶙峋的石壁上炸裂着银花。红色的木逍铺满大地,走在上面像松软的地毯。山林是鲜嫩欲滴的绿色,麋鹿兔狐都在山坡下的草原撒欢儿打滚儿。金灿灿的阳光梦幻般笼罩着这一切……

杨戬被枝头松鼠砸的松子惊醒的时候,迷蒙了片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倏忽睡着了。

“小白。”他喊。

没有听到熟悉的“汪”作回应。

杨戬拎着三尖两刃刀漫山遍野找他的狗。

一个石头猴子,正上下抛着桃核逗弄小白。

杨戬惊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纯粹的心。纯得近乎透明的银白色心灵,释放着灼然却不刺目的光辉,仿佛耀亮了亘古亘今,长明至永恒永恒。

“你……”猴子和小白齐齐转过头来,杨戬才后知后觉想起,小白从来不亲近自己以外的人,杨婵和阿紫逗它都不行,这猴子,施了什么妖法?便顾不上管什么心颜色好不好看了,胳膊一抡,刀尖几乎甩到对方鼻子上,“你还我的小白!”

猴子面对近在眼前的利刃殊无惧色,眼也不眨。

“你的狗,叫小白?”

“嗯?”

“这真是个好名字,和俺老孙的名字一样好。”

“什么?”自从养了小白,杨戬已经习惯每次和人打架喊“小白!咬他!”以后对方都会不明所以在地上打滚儿狂笑了,第一遭遇上夸小白名字好的,他反而有些不习惯。

“孙悟空。”

“啊?”

“俺老孙的名字。”孙悟空毛茸茸的手挠着他毛茸茸的后脑勺。喔不对,猴子本来就全身都毛茸茸的。“刀也不错,来打一架吧。”说着从耳朵里掏出根黑不溜秋的棒子劈头就打。

 

杨戬和孙悟空大战了七天七夜,到彼此都精疲力竭兵器都挥不动,还你一拳我一腿揪着彼此的衣服领子在地上形象全无地滚来打去。

“放手,死猴子!”

“你先放老孙才放!你这个名字都没有的面瘫男!”

“面瘫你个头!我是杨戬。”

“什么?风太大,听不清……”

这是酣畅淋漓的战斗。这是久违真正的对手。

两人心中都承认。

05

所谓不打不相识。杨戬就这样在花果山住了下来。

看看美景,享享野味,逗鸟遛狗。闲极思动,便找那顽猴打一架。

当真是逍遥痛快!

 

他们躺在那块刻着“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的石碑上看星星。

许是那月亮太圆,或者那果酒太醇。杨戬对孙悟空说起了身世。

“你舅是玉帝,你是你舅他妹子和凡人生的儿子。那这么说来,你就是非人非神的杂种咯。”孙悟空“嘎嘣”啃了一口桃子,想了想说。

他的眼里是纯粹的清澈,倒映着流淌的星河,有一种天真的锋锐。他说“杂种”这个词时,不带任何感情的色彩,没有鄙夷也毫无怜悯,仿佛那只是再普通不过形容,和“你是人”、“它是鸟”一样平平简单,实事求是。

“哈哈哈哈哈——”于是杨戬忽然大笑起来。从记忆以来,从未如此开怀地大笑起来。

“杨戬,你笑什么?”孙悟空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俺老孙哪里说得不对吗?”

“没有,没有,你说的,简直太对了!哈哈哈哈哈——”

“那你到底笑什么?!”孙悟空龇牙咧嘴地瞪着他,几乎要恼羞成怒了。

“没什么,来,喝酒。哈哈!”我笑这世人痴愚,众神蒙昧,连一个猴子随便看穿的事,而我自己却多年作茧想不明白。

那天晚上,他们喝了很多酒,聊了很多天。

直到晨曦发白,彼此都带了微醺。

“天上什么样子?好不好看?”

“不好看。”

“当神仙有意思么?”

“很无聊。”

“你呆的那天什么处,和花果山比怎么样?”

“花果山很美。”

“如果有机会……”

“别去!”

“俺老孙话还没有说完,你打断什么?”

“别去天上。”你最好,一辈子也不要去。

06

在花果山,时间简直过得飞快。仿佛一眨眼,百年之期就到了。

杨戬回到天机处,却没有见到上圣天尊。不仅是上圣天尊,他在天机处转了七八遍,一个人影也没看见。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只觉得心里有什么在烧着——“有人在吗?”

一个小童从云里怯怯地走出来。

“天尊呢?”

“天尊带人去剿灭魔王了。”

“魔王?什么魔王?”杨戬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样子,天机处里来往的小官和仕女见了他基本都远远就低下头来,小心翼翼地绕开。此刻他发起怒来,这小童更是连话都说不利索。

“就是…就是当年大闹天界…那个魔王…据说,还没有死,躲在花…花果山上。”

杨戬驾云冲向地面。从来没有飞得这么快过,他却只嫌自己飞得还不够快。

他看见了云层,混沌的黑色,不像透明的玉石,也不再映着鹤和雁的翅膀影子。

大地也是黑色的。一股焦糊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烧焦的土壤覆盖着黑色的群山,山坡上被烧成炭的树木,在狂风中散乱摇曳,飞灰纷扬,为这片深埋了无数鲜血的地方铺了一地苍凉。像无数长眠地下的灵魂透过土地干涸的罅隙,望穿了从繁华如锦到荒烟蔓草的空洞目光。

“挑选送给妹妹的礼物?”

“我们一百年没见了。”

“那你带点儿这里的花种子回去吧,她肯定没见过像我的花果山这么漂亮的花。”

那个装满花籽的小盒子在拳心里滚烫起来,烫得都痛了。

心却冰凉。

===============================================

啰里啰嗦写到现在终于让两个人有点儿进展了,接下来进入电影的情节再详略取舍一下应该(希望)不会拖太久。本来准备一发完结的,一写二哥哥(二郎神)我就收不住手QAQ。


热度 44
时间 2017.07.20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