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荒河 复读所感

刚刚又看了一遍韩叶的《荒河》。时隔三年,再次相逢。它仍然像一根偶然戳中指尖的刺,一个愚蠢意外卡住喉咙的骨头,一滴最后清水里掺杂的慢性毒药,一把插在胸口的钝刀。窒息,阵痛,绝望。
人言爱恨。
这文中的叶修有什么不幸呢?
心悦君兮,恨君不知,幸君不知。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如是。
而已。

丁酉年六月廿一

时间 2017.07.15
评论